一年的離開,持續的感動。

在看到218回的時候,我相信很多塚不二的支持者和我一樣在電腦前感動得哭了,為一種闊別已久而甫見舊人的心情,為了一年以來被各種滄海桑田打擊而釋然的驟解眉頭。

是啊,好久不見的塚不二,我們終於又看到,並且更堅定了我們的決心。


塚不二之間的牽絆如同是蜘蛛絲,細長彷彿易斷,然而卻又無比堅韌;當有人在質疑塚不二的關聯性的時候,我只能說我看到的不是十二公分完美距離,也不是相得益彰的外表,我看見的是在他們若即若離間擁抱的靈魂。

同樣深沉的靈魂,互相挽救的身心;佛祖曾經以蜘蛛絲嚐試拯救一個十惡不赦的罪徒,這樣一個拯救的行為我似乎可以從塚不二兩個人身上看見模糊的影子。手塚與不二以一條蜘蛛絲聯繫住兩個人的心,是手塚依靠著不二,也是不二依賴著手塚,他們兩個人小心翼翼地維護著這條脆弱的絲線,誰也不敢讓他斷劣,然後也從來都沒有正式讓這條絲線浮上檯面。

所以這條絲線依舊擺蕩搖晃,而他又確實是在那兒。

不二和手塚就像是兩個極致的個體,一個外表溫婉實際上卻最為難惹,一個外表凶惡如魔內心卻是無比溫柔,一個愛笑,一個老擺著臭臉,但是誠如不二所說,「我和你都是同一種人」,事實上,他們僅僅是彼此的原型,好像是一個靈魂拆解成兩個個體,必須要兩個人在一起才是圓滿的。

命運產生轉折,就是使兩個人的靈魂務必要契合完滿。

不需承諾無須言語,塚不二的火花不只是一瞬間交錯而過的爆裂,而是熬燉慢熨的燈光,叫人溫暖而會心一笑。
我為這樣令人動容的糾葛而深深感動,而我相信,這樣的感動絕對不僅止於我個人。

219的比賽我們從不二身上看到了手塚的形狀,如此令人尊敬而飽滿的形象,為了夢想為了理念,不惜一切而全力付出,這是不二,也是手塚。

不二回頭的那句「唯有這場比賽沒有棄權的理由」是滿涵著一種背水一戰的覺悟和決心,在不二失焦的瞳孔中,我看見同樣屬於另一個男人的堅持。在這樣險惡完全不利的形勢下,手塚贏得了對手的尊敬,而不二則是贏得了所有的讚嘆和自己的領悟──原來界限是不存在的,原來當時手塚以負傷的手臂能夠與跡部纏鬥下去的理由就是這個!

將焦點擴大,今天不二守護的不只是手塚的夢想,更是青學所有人的期待,為了自己為了每個人,所以他不該輸,也絕對不能輸!

那麼那時候的手塚呢?他所擁抱的是自己的夢想,同時也是大家的期待,為的是自己也是大家,手塚豁出一切而雖敗猶榮。

我還記得北條玲的書中曾經有這麼一段劇情,手塚輸了跡部之戰後,不二在玩笑似地數落了手塚一頓後,只說了一句話,而手塚笑了。

──「でも、いい試合だった。」
沒有稱讚沒有安慰,這句話,就概括了不二最想說的、手塚最需要的言語。

他們對彼此,平淡如水又不可或缺。


然而平淡如水並不代表塚不二之間缺少激情,至少我們看得到218中手塚終於對不二表述了心意,他肯定而不容拒絕的問著不二「真正的你在哪裡?」不二的回答也宛如下了所有決心:「如果會造成障礙的話,將我排除在團體站之外吧。」

一來一回間,彷彿波濤萬丈,我們無從得知手塚和不二在這短短對話中,心中究竟經過了多少掙扎和震撼,我們僅能從旁竊取到蛛絲馬跡,然後便已深刻不已。


我試著要去設想不二要求比賽持續時候支持他的到底是什麼信念?如果只是單純想要引出對方極限的快感,是否有必要要用自己的身體和未來的網球生涯去做賭注?如果只是單純的「想要贏」,不二難道愚蠢得不知道產生的也許會要他陪葬無法負荷的後果?手塚一次的任性造成九州養傷的結果,難道不二不懂引以為戒嗎?
除了是因為手塚,我實在想不出其他理由。
可以是因為手塚比賽時的感動與領悟,也可以是因為一份對手塚的感情,又或者是他們兩個太過於相像,而這又讓我回想到不動峰之戰中,當大家注意力被為不二擋下波動球的河村時,那個被忽略,事實上是打算拼卻著手臂受傷也要接下波動球的不二!
──又一個手塚。不是嗎?
 
 
塚不二之間的羈絆絕不如外人看來如此薄弱,至少對我而言,他們是同樣美麗的靈魂。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