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如此,課程還是比想像的要艱難得多。無論在精神,還是肉體上,都緊逼著翼。
 
「連續5天跳舞,身體真的已經吃不消了,腳底全是水泡呢。至今從未有過的數量。說起來有點慘,回到賓館後,我自己用大頭針把水泡挑破。而且,整天要穿著皮鞋,平時走路、還有跳舞的時候,腳底都痛得不得了(苦笑)。所以,為了減少一點衝擊,乾脆穿兩雙襪子。精神面也是,短期集中的課程,要以很快的速度提高水準,我不能很好跟上的時候,就會感到很挫敗。非常生氣呢。結果,我就在半夜自問自答,你現在待在塞維亞,到底有什麼意義?可是,既然來了,總要有所收穫,帶著對教我的Manuel老師,還有給我各種幫助的人們,以及前來欣賞的觀眾們的報答之情,徹底地逼迫自己。不僅在練習場,在賓館房間裏的鏡子面前都會練舞,最後,還會在賓館外面,打烊的店家櫥窗前穿著佛朗明哥鞋夜夜練舞。人類只要想做,就能行動。能發現這樣的自己,真是一大收穫呐。」
 
從Manuel Betanzos氏那裏,不僅學到技術層面的知識,關於什麼是佛朗明哥,從其歷史背景直到根源的哲學方面,能學得都學了。有空的時候,白天為了瞭解風土而在街中散步,夜晚則去Tablao(鑒賞佛朗明哥的餐廳)。
 
「安達盧西亞地區我幾乎已經走遍了。除了塞維亞,還乘船乘火車去了赫雷西、卡迪斯等地。實際踏上那片土地的感受,與自己腦中的想像是完全不同的。再次感到親身體驗的重要性。街道的氣息、景色、文化、風俗,都能影響到作為表現者的自己,成為積累。打個簡單的比方,我現在所作的,就向外國人學習日本舞一樣。不是自己成長的國家的文化,是一道高牆,但正因如此,只要自己做好準備,去那片土地,就是最好的途徑。我開始學習佛朗明哥才只有一年左右,為了打破這一障礙,我要多加磨練。我想讓世間的人們廣泛認識到,"今井翼=佛朗明哥"。」
 
第一次的solo舞臺、長期離家在外的生活、東京公演首日的事故、以及,獨自一人來到佛朗明哥聖地的苦練……。這一年裏,名為“經驗”的這份財產,得到了豐富的積累,是不爭的事實。現在,眼前這位叫今井翼的藝人,有了更加從容的感覺。讓我重新有所感悟到,僅僅一年時間,人就可以有如此的成長提高。
 
「在我內心,欲求時常蠢蠢欲動(笑),意識到等待解決的問題還有很多,一切從現在才開始。不過,至少同去年才剛起步的我相比,有了自信,還多了一份從容吧。結合積累的經驗,轉化成行動中運用的技巧、通過這一年的成長積累,我想會我受到公演中給予我大力支持的人們更多期待吧。同時,壓力必然也會增加,當然,我更希望能享受這一壓力。在為了觀看今井翼的成長過程,而專程前來觀看的各位觀眾面前,雖然某種意義上這麼說可能有點失禮,但我會更加提升能力,用高品質的舞臺演出奉獻給觀眾,這份心情,我想努力傳達給大家。」
 
翼所說的能力提升的內容,最典型的例子是,時間上比去年增加了2倍的佛朗明哥舞。在大阪的松竹座,有效利用花道,讓人能近距離感受到表演的魄力。翼想要把他在西班牙的Tablao餐廳所體會到的興奮之情依樣傳達給大家。
 
「基本而言,佛朗明哥舞難在節奏上,不過是用其中比較容易的,被稱作帕爾馬的3拍子擊掌,就能和觀眾們一同互動。這之中,我跳著舞,大家能在同一個空間內享受同樣的時光,很不錯吧。內容也從去年的4分鐘增加到10分鐘,雖然比較辛苦,但有十二分的實行價值。敬請期待。」
 
延續前一次,保留擊鼓表演,世界舞蹈也增加了版本。此外,這次新添加的,是通過舞蹈來表現的具有故事情節的舞臺。這是從未嘗試過的,可以說是一個挑戰,翼的積極性也很高。
 
「以舞蹈作為主體,配合上照明、音樂等來表現一個故事,是相當複雜的工作。所以,從動作指導師開始,所有工作人員之間進行著縝密的商談。果然,現場的溫度,能在舞臺上反映出來呢。如何才能細緻地通過舞蹈表現出喜怒哀樂,這是我給自己出的課題。如果大家能體會到我所想詮釋的人類的內心糾葛,我會很高興的。」
 
訪談將近結束,最後被問到「對觀眾有什麼想要說的嗎」時,翼再次閉上眼,深呼吸一口,雙眼閃著強烈的光輝說:
 
「總之,想傳達給大家的是,我是真心對待跳舞這件事情的。從今以後,不管我到了30、40還是50歲,都一定會將舞蹈堅持下去。去年也是,雖然事後回顧時,覺得這裏還能改進,那裏明明這麼做比較好,等等,有很多反省的地方,但當時是盡了全力的。從那時起只過了一年,但現在我對我以舞蹈為首的表現手段的充實度有了確信。所以,今年,我想創造出一個更能以心傳心的舞臺。喜、怒、哀、樂……。將著各種各樣的感情,通過舞臺傳遞出去時,希望大家也能帶著各種心情接受。這是我最大的願望。」
 
今年夏天,『World's Wing 翼 Premium 2008』將帶著身負新的自信、願望、經驗的翼,飄落在大阪松竹座。請用您的眼、耳以及心靈,來仔細品味迎來第二年SOLO舞臺今井翼那增加了成熟韻味的表演吧。
 
 --
謝謝Edy一起翻>"<

這一篇真的好長…雖然沒有瀧澤solo con的訪談多,但是以我的惰性和日文能力來說,真的翻很累,可是又覺得好想讓大家可以看到這篇訪談,所以花了一天去翻,還好學期要結束了,多了時間。

這篇訪談給我的感觸很大,每天都讓我有不同的想法,當然有感慨的、有彆扭,也有感佩、也有鑽牛角尖,但是我想,這樣才是今井翼吧,在我的眼睛中看到的今井翼只是我看到的今井翼,而翅膀想怎麼飛、飛去哪,我無權置喙更不可能有所改變。唯一可以確定的是,無論怎樣的今井翼,飛得再高再遠,他都是今井翼。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