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和B在十三歲時相遇,在相遇的十幾年後,B曾經這樣形容他:「在數百人的徵選會場,你閃耀著和其他人不同的光芒。」

於是他們的命運開始纏繞在一起。

他們從小總是一起工作,甚至有一陣子睜開眼看見的就是對方,久而久之,他們討厭起對方,反目後的幾年他們不曾說上一句話,連眼神都不願意對上。時間又過去,A身為眾百個同伴的領導,卻弄得自己人際關係一塌糊塗,一次眾人的演唱會上,他發現自己孑然一身。

幾年後,A回憶:「那時候發現,大家身邊都有伴,剩下的只有我跟他了。」

A拿起電話,撥打了睽違數年的電話給B邀他一起在舞台上表演,B出乎意料答應了。

於是,曾經交錯而漸行漸遠的兩條平行線,重疊起來,並肩同行。幾年過去,他們婉拒了公司要求個人出道的建議,向公司要求:「請讓我們一起出道。」

然後,他們一起出道。接下來的幾年,他們一起走過,雖然共度的時間其實並不那麼多,可是一直以來也算走得穩健。

某年,B在舞台彩排時骨折,A立刻衝來探視,並且在演出當天驕傲地跟所有觀眾說,骨折還能完美演出的B有多麼厲害。那陣子,A私底下為B做了很多很多事,只是從不讓B知道。

某年,B夢中夢見A發生意外,從夢中嚇了一身冷汗而驚醒。無獨有偶地,A在之後摔斷了鼻樑。

某年,演唱會上有人持刀衝上台,A第一個反應是往前一踏,站在B的前方。事後還半開玩笑說我會用生命保護他唷。

某年,24小時TV上,B瞞著A私底下寫了一封信念給A聽。B紅了眼眶,雙目含淚,忍著淚水告訴A,請你不要太勉強自己,請你更依賴我一點,我也想幫你。聽到B這麼說,A沒有激動地抱住他,沒有戲劇性的接續,他只是淡淡地說了聲謝謝。可是卻將那封信收得好好的、好好的。

他們在一起這麼多年,然後,重合線卻再度交錯而過。





我要講的是交錯後的故事。




一天,當B還在演自己舞台劇時,A突然宣佈要個人出道。有些人歡欣,有些人震驚,更有人不敢置信,好多人惶惶而不安。

隔兩天後,B在舞台上突然和台下一個小弟弟聊天,他問,你有好朋友嗎?小男孩說有,B又問,那你們會吵架嗎?小男孩說不會。B於是笑著說,他和相方也不會唷,我們一直都在一起唷…ずっと一緒だね。

隔了幾天是B的生日,A意外地親自到場,並且在台上為B慶生,慶生途中,A要拿B的母親寫的信給B時,B突然手臂一用力,狠狠地抱住了A。

然後,他們說:「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回來,但是請等我們。」

之後至今,他們不曾再單獨兩人站在舞台上。


年底B開了個人演唱會,破天荒地把自己扮成了A,因為他知道大家想看到他們倆個人站在一起。

A緊鑼密鼓忙碌著個人出道單曲,可是受訪問時他說:「我不是以個人身份出單曲的,而是團體中的一人出了單曲罷了。」

B在個人演唱會上把一首兩人合唱的歌,去除了A所唱的主聲道,只留了自己唱的合音。他說,這是兩個人一起的歌,他要把主聲道留給A。

A隔年的舞台劇,他幾乎每場大喊著B的名字,甚至連B去看的那場也不例外。

B在個人巡迴中,對著喊著看不到團體而寂寞的歌迷說:「沒有了團體,我也好寂寞啊。」

A在個人單曲的握手會上笑著暢談B的一切,告訴大家,他最有意義的那首舞台劇主題曲其實是多年以前他和B一起共寫的遺跡,他將曲子找出來,重新完成了這首歌。

B在自己的演唱會上一直強調,請大家絕對不要忘記我們兩個人。




可是,幾個月後,A出了第二張個人單曲。

今年連A的生日他們都不在一起過了。





單曲發了,A的PV中有一幕卻徹底震撼了所有人的心,教許多人泫然欲泣。


PV中,牆壁上掛著的一座時鐘,上面清清楚楚地標明著「9:11」。





那是他們七年前,一起出道的日子。




生命中,不斷的有人離開或進入。
於是,看得見的,看不見了;記住的,遺忘了。
生命中,不斷的有得到和失落。
於是,看不見的,看得見了;遺忘的,記住了


他們始終在告訴一件事實。

A曾說,B是他在世界上唯一完全屬於自己的東西,事實上,豈非彼此亦然?




故事還沒有完,線還看不見尾端。



故事中的A是瀧澤秀明,B,是今井翼。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