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nico歌手,蛇足xclear(だそくりあ)的同人文。

首先要認識的是:

1.蛇足:32歲,美日混血兒,聲音以低沉磁性為特色,有些類似諏訪部。在廣播上喜歡玩弄自己和clear的關係。

2.clear:20代中,純種日本人,棕髮,歌聲被譽為有「透明感」。一旦想睡覺,有傻笑的習慣。

3.clear家裏沒有隔音室,因此都是到蛇足家去錄音的。

 

他們好萌!045.gif

 

 

 

廣播結束,窗外早已透過淡淡的曙光,穿過窗簾的縫隙篩落在地板上,稍微提醒了時間的流逝。

今晚的電燈沒有熄滅過,做廣播真是一件極其有趣的事,欲罷不能,clear早已昏昏欲睡,偏偏怎麼樣都不願意去睡,蛇足倒是精神飽滿,從開始到結束都是那把慵懶的聲音。

根本看不出他累不累嘛……小小打了個呵欠,clear忍不住在心中抱怨,明明已經是大叔一個了。揉揉鼻子,clear眼睫扇了又扇,沈重得難以承受千斤,連眼前低下的睫毛有幾根他幾乎都可以數得清楚——不,他意識模糊得算不清阿拉伯數字了。

「呵呵……好想睡唷……」莫名地笑出聲音,clear趴在桌子上傻笑。

「早點回去睡。」蛇足摸摸他的腦袋,「還是今天睡我這?」

「不可以,會有奇怪的流言出現。」

「早就有了。」

「呵呵……」clear又笑起來,把頭埋在手臂裡。

「睏的時候就傻笑,你這習慣真怪。」抓住clear的手臂,將clear扯起身掛在自己身上,蛇足關掉了電腦,離開書房。「會引來壞人的唷,例如大叔之類的。」

「什麼大叔?」

「你聽錯了。」順利地把clear扔到自己的床舖上,蛇足自壁櫥中翻出一套被褥。「不准睡我床上,被子等一下自己鋪。」居高臨下看著青年趴在床舖上一臉饜足,忍不住用手踢踢lear,足尖觸及彈性十足。「不要睡那兒。」

「我要洗澡。」clear意識模糊,倒是很堅持。「呵呵……」

又在傻笑。蛇足蹲下身,戳戳曾經只是網友的對方,正躺在自己的眠床上。「我要先用浴室了。」

「不可以!」猛地抬起頭,clear感到有些暈乎乎的。七手八腳地爬下床,clear食指前方目標蛇足的鼻尖,氣勢意圖驚人只是顯然有點失敗,「不可以跟我搶。」鑽出蛇足臥房前,clear再度探頭回來:「幫我鋪床。」

「想得美!」

達達的腳步聲踏在木板地上,匆匆離去。

轉身躺臥在自己的床舖上,蛇足讓自己陷在柔軟的床墊,背脊徛靠在床頭,伸手取過床頭櫃上的打火機和煙盒,反手叩出一支煙,點燃。抽過一口,他又不急著,楞楞地望著煙頭的火星閃滅;臥室裡燈光大作,分明窗外早已日頭升起,卻沒有絲毫一天已過的感受。

深吸口氣,蛇足捏捏眉頭,接著抽了一口煙,緩緩地吐出在胸腔交換過的氣體,然後看白煙逸散。房間裡瀰漫著一股菸草的味道。明明是屬於自己的空間,又極其自然地接受了另個人的存在,真是奇妙。

「蛇足——」

「什麼?」含著煙的嗓子聽起來很沙啞。

「蛇足——」

「什麼事?」這次他清了清嗓子才回應。

叫喚停了停,沉默了幾秒,等到蛇足耐性告罄前又響起。「那個我……忘了拿衣服進來。」

即使隔著走廊和門,蛇足也聽得出來那透明感十足的聲音裡明顯的困窘。他幾乎可以想像得出clear赭紅了臉頰,一臉不甘願地對著門大喊——又或者,把門開了個小縫,伸出腦袋瓜子叫喚他的名字。

「你衣服放哪裡?」

「我沒帶來。你的借我。」

翻了翻白眼,蛇足咬著煙,下床到自己的衣櫃抽出一件T恤和棉褲,汲著拖鞋走出臥室。果不其然,在浴室的方向,看到一顆濕漉漉的棕色腦袋忙著探頭探腦。

「喂,木板地會濕掉。」靠在浴室外的牆壁,蛇足手指挾著煙身,笑著提醒來客。「腦袋回去。」

「衣服?」腦袋縮回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隻手臂。

「借衣服這麼沒禮貌?」

兩隻手伸出來。「請借我蛇足大人的衣服。」

「聽不到聲音。」蛇足想笑,於是咬住自己的舌頭。怎能陣前自爆?

心不甘情不願地,clear探出上半身,「衣服啦。」

蛇足笑著湊近他的臉蛋,「沖過澡不想睡了?怎麼不傻笑了?」

Clear瞪著那張漂亮的大臉,混血兒獨有的輪廓和線條近在咫尺,不同於一般純種東方人的眼珠子更是閃閃發光。「你靠得太近了,太近了。」

「不對,太近是這樣。」

蛇足側過臉,吻住clear,淡淡的菸草味立刻擴散到兩個人的口腔裡,相觸的嘴唇並不是那麼密合,或許該說蛇足正大快朵頤著對方的唇瓣,舔、咬、吮、覆,極盡所能地品嚐著clear的嘴唇,他甚至只有侵略clear的唇,沒有其他任何踰矩的舉動。

明明沖完澡,應該清醒不少的。Clear慢動作似地眨動眼睛,那為甚麼現在大腦這麼昏昏沉沉的呢?氧氣呢?蛇足身上的煙味如絲如縷地進犯了他的呼吸系統,完全破壞了他的免疫力。呼吸……?該用鼻子還是嘴巴?

吻罷,蛇足貪戀地多啄了兩下,又移回原本靠牆的位置,吸了一口被遺忘已久的煙。

「咳、咳……」clear險些被口水嗆到,伸手抵住蛇足的胸膛,「你……咳,要克制一下,否則會有奇怪的謠言出現。」他拚命地穩定下來自己的氣息,即使明白現在的自己大概滿臉潮紅,方才出浴完畢的熱度又提高了不少。

「我們早就有了。」無所謂地聳聳肩,蛇足將衣服塞進clear懷中。「衣服快穿上,裸奔不是一個好習慣。」

有時候真痛恨蛇足磁性誘人的聲音,想氣都氣不起來。沒好氣地哼了哼,clear及時想起自己仍然全裸的事實,迅速將門掩上。「快去鋪床疊被!」

「你真的沒打算跟我一起住?」蛇足隔著門說,滿滿的笑意溢出字句。「很多人期待我們同居喔。」

「不要!」

「真可惜。」咬著煙,沉沉的嗓音振動出低低的笑聲。

又是全新一天的開始。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