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年年初的仙台D&R控,曾經有人這樣對今井翼喊:「沒有瀧翼,好寂寞!」

今井翼是這樣回答的:
「沒有瀧翼,我也好寂寞啊。」
「大家一定不知道戀詩是個怎樣的歌吧…因為我們都沒有在大家面前唱過呀。」
「下次回來仙台,我們要兩個人一起回來。」
「我們要以戀詩為首,唱好多好多瀧翼的歌給大家聽。」

那場T-band的表現不是很好。在唱無止盡的夢時,翅膀一度疑似哽咽,唱不下去,下面的歌迷已經有人在掉淚了,大喊「加油!」,再接下去時,他的聲音明顯哽著喉音。

這段repo,直到現在,我依然記得非常非常清楚。

或者該這麼說,他們說過的每一句話,我幾乎都像背誦一樣,刻在腦袋裡。

隔了快要一年時間,D&R又回到了仙台,可是這次不是兩個人。這次的曲目中,抽掉了幾乎所有的瀧翼的歌,就像以前一樣,只留下了今井翼的風格。在今井翼故意略過瀧澤的話題,我大概隱隱地可以感受到,今井翼或許已經決定了什麼了,和年初的他並不一樣。

在雜誌上,今井翼說,年初的D&R時期他非常地陰暗,而這次完全不一樣。是不是因為那些流言,而使今井翼有了很大的衝擊,我不知道,但是我其實很感謝在瀧澤solo的這一年中,今井翼這樣陪著瀧翼歌迷一直打氣,一直加油,顧慮著歌迷的心情,讓我始終都抱持著一點希望。

這次仙台控,翅膀說了一件事:

「雖然也想了很多2人的事…不過我打算要出單曲了。」
「是的,我要出CD。」
「我要做了。」
「雖然都還沒決定,但是…先說先贏!」

即使我不想承認,但是瀧翼已經不再是以前那模樣了,當我一直希望他們永遠是重合的兩條直線,他們卻在交錯後開始分叉,我曾經抱持希望,今井翼站在原點,等著瀧澤那條分叉出去的線再繞回來他的位置,然後兩個人在一起前進。但是事實上,今井翼也不停下來了,他決定往前走。

小飄告訴我:「你就讓自己停在最美好的那一年吧。」我回頭想了想這七年,我還記得03年時,他們很開心地說,發現有很多單人的歌迷都變成了雙人團體的歌迷了呢。

在瀧澤前進後,今井翼也要起步了。

聽著今井翼的新歌,那樣輕巧那樣快樂,那樣企圖地追求夢想。

你們走得好快啊,我想,但是我已經決定要停在這裡了。

寫這麼長我也不知道我想說些什麼,我只希望你們走得穩健,然後,這條岔出去的線可以再繞個彎,回到交合的那一點。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