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個禮拜西線無戰事,沒有任何的賽程,部長交代下來的練習鬆懈不少,尤其是對於校隊而言,嚴酷的練習量自無間地獄往上攀爬上接近人間的第一層地獄,菊丸貓心大悅地於每次部活後拖著龍馬以及桃城奔向漢堡店。

「哪哪哪,不二。」趁著部活後人去樓空,來不及擦拭去練習後的汗水任由蒸發,菊丸偷偷摸摸地將不二拉至角落,扔下相依為命的球拍,抱起球袋竊竊私語。

「什麼事情?這麼神秘?」跟著壓低聲量,不二極度配合地縮起肩膀,音量媲美蚊吶。「你和大石有任何背著我偷偷發生的進展要告訴我嗎?」眨眨眼睛,不二笑得很壞心眼。

脖子飄起緋紅色染至臉頰,菊丸大大的眼睛瞪向同班同學,齜牙咧嘴地戳動不二的臉龐,哇啦哇啦憤聲抗議:「我哪有背著你偷偷和大石怎樣!我每次無論發生什麼都會告訴你,你還欺負我。」反倒是不二什麼都不肯說。四周巡迴一次,菊丸突然又細聲細語,「你上次是不是真的有去找手塚啊?」

「怎麼?良心發現?」不二好笑地撥開扎疼眼睛的髮尾,對好友遲來的懺悔不予置評。

「才不是咧。」什麼良心發現,講得好像是他把不二推入火坑一樣。「因為最近部長轉變太快,這麼善良的部長真是讓我好不習慣,告訴我,你是怎麼和手塚建議的?他真的會聽哦?」基本上他相當懷疑部長的人際關係調和度。

真是,調減練習量反而百般不習慣,菊丸著實難以捉摸。事實上該惴惴不安的人應是他,手塚有意無意針對他而縮減練習量的態度讓他有些心驚;他情願相信手塚的改變是為了隊上所有的隊員,而非單指他一個。如影隨形的灼熱眼光,只令他更加難以自在。

『是,你,不二周助。』

他驚喘一聲因為想起那樣有力的質問。

「也許是龍崎教練交代手塚的吧,我沒那麼大的力量。」他微笑以對,撐掛上的笑容有點搖搖欲墜,為手塚為自己找一個開脫的理由。

「我想也是。」嘟著嘴,菊丸微微不滿意;他以為不二是無往不利的,至少他從未見過不二落後過手塚的腳步,總是穩穩地跟隨著,然後形成青學中最自然而然的景態。「無論如何,為了感謝你的勇氣十足,我今天帶了禮物犒賞你。」嘻嘻一笑,菊丸神秘兮兮地拍拍懷中的網球袋。

「嗯,什麼獎品?」

「你不能表現得更興奮一點嗎?」垂下耳朵,菊丸無力地瞪視不二美麗的笑顏。「這個啦這個啦,你看哦──」打開網球袋的拉鍊,菊丸小心翼翼捧出一瓶酒,兩個高腳玻璃杯,眼睛閃亮亮地射向不二;吶,我要稱讚我要稱讚。

「酒?」遞過晶瑩剔透的酒杯,不二有些不明所以。這是犒賞的禮物?

「沒錯!」咧開大大的笑容,菊丸一派興奮,耳朵紅通通的。「這是我從我老爸的酒櫃上偷拿的,聽說是極品唷!怎麼樣?要不要試試看?你看,我連酒杯都拿來了耶!」喝嘛喝嘛。

「欸?可是……」他仍有法律良知,知道未成年是不該碰酒的。「英二,我覺得不太妥當,如果我們……」

啵地打開酒塞,咕碌咕碌地將酒杯盛了八分滿,菊丸充耳不聞地將滿溢酒香的直托至不二鼻下:「呶,這是你的份,你先喝喝看怎麼樣?」

下意識接過杯子,香淳的酒精美味竄入鼻端,微微暈眩了理智麻痺了神經。葡萄美酒夜光杯,美酒如此誘人,不二難得地折上弧度美好的眉,捧著酒杯有些苦惱。該喝?不喝?別說他不好拂逆摯友的好意,埋伏的惡因子也讓他蠢蠢欲動。

一杯──

「一杯就好了──」睫毛快速扇過幾下眼瞼,菊丸極力慫恿。「這是我的一片心意,你不能辜負……不然這樣好了,我先喝,好不好?」不等不二回答,菊丸湊上酒杯準備淺嚐,「那我開動……欸?」身子猛地拉高,精緻的酒杯眼睜睜漸行漸遠。

「英二,回家了。」勾著菊丸的衣領,大石呼出極度沉重的嘆息。一下子沒盯著就想帶頭作壞事,真是一刻不得閒。歉意十足地朝不二點頭致意,抓緊了寵物禁止反抗,「把東西放下,我們回去了。」拿起菊丸的球拍,大石揮揮手向不二道別。

「欸──我一口都還沒喝到耶!臭大石放下我!我討厭你啦!放開我放開我──」他就是因為不敢一個人偷喝才想說拿來學校找不二狼狽為奸當共犯的,可惡!「誰叫你都不陪我喝,你小氣鬼啦──」

喳喳呼呼的音量隨著身影縮小而消失,部室轉刻寂靜,僅留下不二一人,以及香味四溢的美酒香淳。

一杯啊……

笑得不懷好意,不二吐吐舌頭嘴唇抵上杯沿,緊閉著眼睛咕嚕一次喝下半杯。好喝耶,不會難以入口,張開眼,不二接連啜了好幾口;人間美味呢。

杯中見底,不二又倒入一杯滿滿,滿足地一口接著一口。

當手塚踏入部室,見到的就是不二坐在地板上抱著酒瓶,雙腳蜷曲上半身攲靠著部室長椅呵呵甜笑,瓶中老酒已經去掉一半,不二還在舔舐著杯中八分滿的美酒佳釀,一臉嬌酣,驀然間還會突然笑出聲音,十分愜意。

粉嫩紅撲的臉色稍稍洩露出主人的腦袋被酒精醺蝕了。

手塚高聳的眉峰折成嚴肅的角度,雙手抱胸站在門口看隊員醉態畢露。

即使他不曾禁止隊員在部室中喝酒,但他並不認為未成年喝酒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對酒量不佳的人而言。不二酣態至此,可見酒量不怎麼樣,如果他不曾回來部室檢查,他打算擁酒而眠直到天明嗎?

「不二。」他走到不二面前,彎下腰搖醒他的專注。「該回去了。」

「嗯……?」困惑地抬頭,不二冰藍色的眼瞳染上朦朧。「你是誰啊?好眼熟哦……啊嗯……我在哪裡?」搖頭晃腦,不二再度吞乾杯中好物。「呵呵,好好喝唷……你要不要也來一杯?嗯……不要好了,我自己喝掉它……」

「不二──」手塚聲音中隱含無奈和怒氣。醉成這樣,不二真是有警覺心。「已經很晚了,你還不回去?天都黑了。」

天黑?瞥了一眼窗外,望見一片清亮。「你騙我,外面明明還是亮著的。」指著渾圓的月亮,不二振振有詞:「你看,太陽還這麼大,哪裡天黑?你騙我。」

微微被不二難得一見的任性勾去了心魂,手塚依他坐下,奪過不二手上的杯子和酒瓶,惹來不二抗議的怒目而視。「你再喝我就要生氣了,你以為你現在幾歲?」就算成年,他也不會容許不二沉溺酒精。

「我幾歲?」怒氣騰騰的瞳孔立刻被移轉焦點,他扳著手指頭緩緩算著,「一、二、三……啊,我現在十三歲,我記起來了,我等一下要去開學典禮……姊姊交代好像是青春台的……嗯,什麼學園啊……」糟糕,他給忘記了。

「青春學園。」簡潔接下回答。

「啊,對了,青春學園、青春學園嘛。」突然嘟起嘴瞪了手塚。「我記得啊,你幹嘛多此一舉回答我。」伸出手搶不回酒杯,不二乾脆蹭入手塚的懷中,握住手塚的大手和著酒杯一塊兒喝下。打個酒嗝十分滿足,不二倚著手塚胸膛昏昏欲睡。

不自覺地柔軟了臉部線條,手塚右手扶住不二的肩讓他靠得舒服點,不至於滑下。「你不能再喝了,快點回去吧。」

「嗯……不要回家,這裡好舒服。」呵欠連連,不二口齒不清地拒絕。「等一下我要去開學典禮,要沿著鐵路走,然後會經過一座天橋,啊,我想起來了……那個天橋下面會有人在打球,一個臉臭臭的人,呵呵。」

手塚挑起眉,埋伏的記憶開始運轉,櫻紛如雪,那個不同以往的早晨,電車隆隆幾乎震聾了耳膜。

「我告訴你唷……嗝。」攀上手塚的頸項,不二醉人的嬌態扣人心弦,模糊視線的眸子盯著手塚的,呼吸的氣息親密地分享天地俱醉,小手探上手塚的臉,不二輕輕地磨蹭,咯咯笑得好開心。「我啊我,對那個人一見鍾情哦。」

「哦,哪個人?」悄悄勾住不二纖細的腰,不二的身軀不可思議地溫暖綿柔。

頰碰著手塚,不二微微不滿,「就是那個天橋下的男孩子啊!我不是說過了,你一點都不專心……」懲罰性地啃了手塚臉龐一口,不二又滑下手塚的懷中。「我今天出門的時候啊,第一次走那條路,剛好就看到那個人在打球,好認真哦。」

「你認識他?」輕聲嘆息,手塚懷抱不二,喉結上下滑動了一次。不二的味道如此好聞,摟抱的契合感驚人地完美。

搖搖頭,不二抓住手塚的衣襟靠得更近。「我是第一次看到他,他認真打球的模樣好帥氣,嗯……」聲音一低,「我好像總是無法認真的樣子……所以那個人的模樣我好喜歡。對了對了,這個好像就叫做……叫做什麼呢?我又忘記了……」見手塚嘴唇一張,不二慌忙伸手捂住,「不要說出來!我記得的、我一定記得……」

任由不二傾頭陷入沉思,手塚仰首緩緩閉上眼睛。

那個早晨隆隆的車聲,規律的擊拍聲,遙遠的身影。

「啊,我想起來了。」驚喜擊掌,不二興奮地亮了一張小臉。「一見鍾情!就叫做『一見鍾情』對不對?」他不會記錯的,他在書上有看過這個名詞,啊啦,他又忘記自己是在哪本書上看到了。「欸……?」揉揉眼睛,不二突然皺起眉。「你到底是誰?我好像看過你,你叫什麼名字?」

「手塚國光。」食指按住不二的眉間推開,他不喜歡見到不二皺眉。

「手、塚、國、光……好熟的名字,啊啊,你是部長,對對對,部長大人、你是部長大人。」渾沌的腦袋中鐫鏤的名字他一輩子都忘不了,也許五年後、十年後,他仍是會為了這個名字心悸。「部長大人,我一直有個問題想問你。」

他真的醉了嗎?手塚疑惑著,手卻抱得更緊。「問什麼?」

撐起身子,不二直直望向他,笑容瞬間淹沒在若有似無的悲傷中:「手塚部長,你相信一見鍾情嗎?」

沉默流轉,手塚回望冰藍瞬間清晰的眼瞳,好久之後才回答。

「我相信,我相信一見鍾情。」上次堤防邊不二欲言又止,是想問這個嗎?

微笑浮現擴大,不二笑得美麗而溫柔,「我也是哦,我也相信一見鍾情。」埋入手塚身軀,不二細細叮嚀,「我好喜歡那個人唷……你不可以告訴他,雖然我喜歡他,可是我不敢接近他,吶、我是不是很膽小?」鼻根湧入酸澀的刺激,眼眶盈上透明的顏色。「我偷偷、偷偷地跟著他不敢接近,可是那個人都會看到我,我好怕被他知道……」

「為什麼怕?」為什麼要掩飾?輕吻著不二的黔首,手塚再也難以自持。

「部長,不可以告訴他我喜歡他……我只要看見他就好了,那個人的眼神好像什麼都看得透,我不喜歡這樣……」眼淚一滴一滴溶化在手塚的胸口,不二哽咽得輕微顫慄,小手平貼在手塚心上。「你應該不認識他吧……他叫什麼名字啊……我忘記了……」

從口袋掏出白色手巾,他擦拭去淌在不二雙頰上滾燙的淚水。「我不會說,我不會告訴他的。」

怔怔地點點頭,不二又開心地笑了。噓,不要說出去,他想偷偷保有這個秘密。「嘿,你人真好耶,你是哪個學校哪個社團的部長啊?我也喜歡你唷。」

「青春學園。」醉後的不二錯亂得很嚴重。遇見他之後的不二總是若有所思,是因為這個秘密嗎?什麼都不說,默默地守候,這是不二所選擇的方式?

訝異地拉高聲調,「青春學園?好巧哦,我也讀那個學校耶。我們等一下一起去上課吧,現在幾點啊?」轉動頭顱努力尋找標示的時間,「啊,七點多了,再不去就要遲到了。」姊姊萬般交代第一天開學絕對不可以遲到,如果被姊姊發現自己辜負交代就慘了。

「現在是晚上。」他誠實地提醒他。

「欸?晚上?」不二又迷惑了。現在不是早上嗎?他記得今天早上在鐵路旁遇見那個打球的少年,然後開學典禮,然後分班,然後選社團……不對啊,他現在應該剛要去參加開學典禮而已,「為什麼我會在這裡?」不二湊上手塚的臉,捧著詢問。

「因為你喝醉了。」印上不二的唇側,手塚猛地擁緊不二。

「喝醉了……」努力地弄清楚這三字所蘊含的意義,不二笑看手塚情感劇烈擺蕩的正臉。「那我可以睡覺嗎?我好睏唷。」打個呵欠加強話中可信度,不二拍拍手塚的臉,想要睡了。部長大人的懷抱好舒服。

「不二。」

「……嗯……?」眼神開始渙散,他好睏。

「你愛上了那個天橋下的少年嗎?」

撐開眼皮,不二迎視手塚,微笑燦美如花:「對,我愛他唷。」

聽到回答,手塚突然狂熱地覆上不二彈性柔嫩的唇,狠狠收緊的雙臂緊鎖著不二在胸懷,幾欲揉入自己的血肉,索取了不二所有的身心。

那個愣愣站在天橋上看他的少年,他也不曾一刻忘記。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