蜉蝣包み

不二的第四種回擊。


討論了很久,仍然不知道到底是用蜉蝣裝在一個包包裡面,還是用蜉蝣把對方包住?

是說,我完全不懂,像蜉蝣這類朝生幕死的生物到底又什麼恫嚇力?前面三招,棕熊落網、飛燕還巢、白鯨,各自包辦了陸海空三地,氣象廣闊,如今第四種回擊變成了「蜉蝣包み」,氣象整個從大視界縮成小池塘,真是讓人不禁感嘆是許斐的創意?
--還是他沒讀書?

赤壁賦中「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蘇老大這樣感嘆著人生的短暫,而許斐剛創意十足拿來當作是第四種回擊讓人傻眼呆愣的名號;我老實說,看到這名號我第一個反應很單純:「這是什麼鬼?!」。好吧,也許許斐的用意是意指對方的生命將如同蜉蝣一般的短暫,我也不能推斷是不是許斐自己翻書看到這名字覺得很新鮮,於是突發奇想用用看而已。

從「無我」的境界一開始,許斐的網球意義開始步入一種難以言喻的時空。姑且不論「無我」這名詞是不是又是許斐翻書翻來的,但是「蜉蝣」這名字著實讓人很難理解他的用意。

於是,為了能夠徹底通透體認許斐的想法,我還是乖乖去翻了相關資料,總算在詩經的「蜉蝣」一篇中找到通達的解釋,然而是不是牽強附會,這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詩經.曹風.蜉蝣

蜉蝣之羽 衣裳楚楚
心之憂矣 於我歸處

蜉蝣之翼 楚楚衣服
心之憂矣 於我歸息

蜉蝣掘閱 麻衣如雪
心之憂矣 於我歸說

這篇是在寫,曹國小邦,無以自守,偏偏統治者耽溺於宴樂,貴族階級的人們雖然錦衣玉食,但是仍然不免感嘆前途渺茫,人生短促,因此藉由蜉蝣而發出了如此的哀歌。簡單來說,全詩是寫貴族嬉於宴樂而又心懷惴惴,發出了「浮生若夢,為歡幾時」的哀音。

解釋完畢,再來看網王。

這場比賽中,比嘉中沾沾自喜於自己的「飯匙倩」無人可破,但是河村的成長卻仍然使得比嘉中感到微微不安,以及不二君的活躍不如以往幾場比賽(我看來是這樣啦,不二的華麗球風確實是適合單打,雙打的時候除了和菊丸那場比賽,風采總被覆蓋不少),所以比嘉中耍著眼鏡蛇當最後王牌時候,其實心底還是會有些危機感,於是他們的立場就與曹國貴族們稍微相似了;這時候,不二的「蜉蝣」就有其意義存在了。

「蜉蝣」生命短暫,詩中以蜉蝣的羽翅來比喻自己的衣裳,同時也暗喻著自己的生命危如累卵。不二一招「蜉蝣」既是諷刺比嘉中的未來無途,也是突出了自己強大的球技將會使得比嘉中如同蜉蝣生命一般,短暫、虛度。

比嘉中何以如此自慢?不二君用他的第四種回擊來告訴你們,「你們再囂張也沒多久了啦!」

說這麼多,我是不是在牽強附會?是!我當然是!我不認為許斐會想這麼多。



無論如何,蜉蝣這名字怎麼聽都沒有氣勢。

從白鯨反璞歸真小蟲子,許斐你當真不考慮換個稱呼?

麒麟您覺得怎樣?超脫生物之外,麒麟帥多了。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