鵝媽媽童謠:
My mother has killed me,
My father is eating me,
My brothers and sisters sit under the table,
Picking up bury them under the cold marble stones.

我的媽媽殺了我,
我的爸爸吃了我,
坐在桌下的弟妹,
撿起了我的骨頭並在冰冷的大理石之下埋了我。


格林版:
My mother slew her little son;
My father thought me lost and gone.
But pretty Margery pitied me,
And laid me under the juniper tree;
And now I rove so merrily,
As over the hills and dales I fly,
O what a fine bird am I!

鵝媽媽童謠是英國的童謠集,總數約有八百多首,隨著時間的流轉,收錄的童謠也跟著增多,由於他蘊藏了相當大量的英美文化,加上押韻的句子朗朗上口,因此常常被拿來當作是兒童時期的語文教材。

看過由貴香織里漫畫的人,相信對鵝媽媽童謠也不陌生。「毒伯爵該隱」當中引用了許多鵝媽媽童謠的曲目,當然不是當作睡前教材,而是鵝媽媽童謠中收錄融入了許多駭人聽聞的故事,因此被由貴老師當作素材應用在作品當中。鵝媽媽童謠中許多血腥殘酷的句子讀來都令成人膽顫心驚,偏偏又是英美的床邊讀物,這不禁讓人聯想起日本方面也有許多類似流傳許久的童謠,在當中也是蘊藏著深刻而殘忍的意含。日本這方面最使人津津樂道的便是「籠中鳥」一首:

竹籃花紋、竹籃花紋,
籠中鳥何時會飛出來?
黎明的夜晚,
白鶴和烏龜跑了出來。

猜猜看是誰在你後面呢?


這首歌大約就像是台灣的「梅花梅花幾月開」的遊戲,但是日本此童謠所蘊含的意思到目前都未有定論,光是說法就有三、四種以上。關於這個童謠詳細的說法可以參考Tactics(抓鬼天狗幫)、民俗學者八雲樹等漫畫。

這些紀錄了社會黑暗面的童謠,有種說法是,童謠是一種記述年代的方式,由於過去沒有辦法紀錄真實發生的事件,因此採取口傳的方式,而其中一種方式便是將其事件編撰成童謠,讓小孩子們傳頌以防止忘記。

文首附錄的是鵝媽媽童謠中相當著名的「杜松樹」,後來格林兄弟將之改編為童話,但是又由於太過血腥而遭到刪除。桐生操所著的「令人顫慄的格林童話」中便有收錄此篇,詳細內容可以到這裡看。

這個故事讓我聯想到我小時候聽過的一個床邊故事。以前很愛聽甚麼甚麼姐姐說床邊故事的錄音帶,我印象很深刻,其中有一卷錄音帶收錄的都是中國民間故事,包括賣油翁、河伯娶妻等,由於小時候太愛聽了,連配音的人聲到目前都還記憶深刻。直到如今我閱讀了杜松樹的故事才又聯想起這卷錄音帶中收錄的一個故事。

故事是大家耳熟能詳的「蛇郎君」;故事內容是在講述有位老樵夫擁有兩個女兒,大女兒醜陋而壞心眼,妹妹則擁有天仙般的美貌並且心地善良。某日樵夫在回家途中,偶見一個山洞中開滿了美麗的花朵,於是心念陡起想摘一朵給自己的女兒,沒想到那座山洞隸屬於一條大蛇!大蛇恐嚇樵夫,必須將一位女兒嫁給他,否則便吃掉樵夫。知道此情形的小女兒,自告奮勇要嫁給大蛇。洞房花燭夜當天,大蛇幻化為人形,竟是一位美郎君,家財萬貫,於是小女兒便與蛇郎君過著幸福的生活。有天姊姊去探望妹妹,赫然發現妹妹竟過著如此優渥的生活,於是突升殺機,將自己的妹妹推入了井中,自己則假扮成妹妹的模樣等著蛇郎君回來。蛇郎君雖對姊姊有些疑問,但也沒多問甚麼。一天,蛇郎君在井中發現一隻小鳥,將之帶回家中豢養,可是這隻小鳥竟天天唱著:

羞羞羞,姊姊穿我的衣。
羞羞羞,姊姊穿我的褲。
(年代久遠,我不復記憶了。)

於是姊姊惱羞成怒之下,趁蛇郎君出門之際,殺死了小鳥,並且製作成料理。蛇郎君回來後,兩人一起大啖料理,可是蛇郎君吃到的永遠都是肥嫩的肉,姊姊卻總是吃到骨頭。姊姊一氣之下,將骨頭埋到庭院中,這次,庭院開了一株高大的果樹,可是蛇郎君吃到的總是甜美的果子,姊姊吃到的卻總是又苦又澀;大怒的姊姊劈斷了大樹,作成了門檻,可是每次只要一經過門檻就會被絆倒!因此姊姊將門檻拆下,丟進灶中燒成灰。沒想到燒完的灶中出現了一塊紅粿,高興的姊姊將紅粿放到床舖中,想等蛇郎君回來一起吃。結果當蛇郎君回來一翻開被舖,完好如初的妹妹就坐在床上!

大驚失色的姊姊以為妹妹要回來索他的命,驚慌失措地往屋外逃,腳一絆跌入古井中,死了。

這是我當初聽錄音帶的版本,現在在網路上有找到另外一種版本:蛇郎君。(此版本為田調當地人口述,應是目前最為完整的版本。)

無論是哪種版本,蛇郎君的故事都充滿了怪誕、黑暗及血腥,怎麼樣都不像是床邊故事,而且故事內容又與杜松樹的有異曲同工之妙;除了蛇郎君外,虎姑婆這故事也是繼殘忍又恐怖,而虎姑婆這首童謠到現在都還在被人傳唱著。

如此看來,中國的黑暗童謠比起日本、英美、鵝媽媽童謠,事實上是不遑多讓的。

(如果要研究的話,實在應該去找某益源老師…)
(啊不要問我錄音帶的Cast是誰XD)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