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告訴你!這次你絕對不會再欺負到我了!」


小小房間的一隅,不倒翁小弟插腰挺起胸膛,驕傲地用下巴看著對面的士兵先生,大聲發出宣言。短短的腿往前直踏一步,不倒翁伸出食指目標三十公分遠的木製鼻子,笑得很得意:「這次我有受過不被推倒的專業訓練了!你是推不倒我的!」

「哦……」

骨秀嶙峋的皇家衛兵隊士兵,編號一號,緩緩地用鼻腔回應了不倒翁的挑釁。

「你這是甚麼態度!顯然相當地不以為然!」不倒翁瞪大了一雙眼,對於士兵先生出乎自己意料的平淡反應感到非常不滿。「你怎麼可以這麼無所謂!你你你……」奇怪!這和當初設想的不一樣啊?為什麼士兵先生一副「好好好,都聽你的」的模樣。好……好嘔!

「我給你的感覺很不以為然嗎?」士兵挑起眉頭,微微表現出驚訝地張開嘴三十五度,「那,這樣有沒有比較有誠意一點?」

沒有!

不倒翁漲紅了肉肉的臉頰,齜牙咧嘴地一腔怒火卡在胸口。才想著要跺腳,又想起芭比昨天才告誡他這樣的動作太容易激起男性嗜虐的心態,一隻腳騰空在半空中,不知道該放不該放。奇怪奇怪真奇怪,他每次看見芭比微嗔跺腳的時候,他只覺得好可愛好可愛,甚麼「嗜虐」,他聽不懂啦。

說到這就滿腹怨氣,他明明就是個不倒翁,士兵先生每天虎視眈眈地——這也是芭比告訴他的形容詞——直想著要推倒他要做什麼?士兵先生難道想當年曾經去攻打不倒翁大公國,然後敗戰而受到心理創傷嗎?可是可是,他怎麼可以把他人的過錯建築在我的身上呢,這是不公平、不公正的!

「不倒翁。」

「……嗯?」

哇嗚,士兵先生什麼時候走到自己面前的。踏步都不踏出聲音的,士兵先生退休後都把過去的軍事訓練練都給拋諸腦後了嗎?下次遇到隊長爺爺一定要打小報告。

「你腳不酸嗎?」

「我說你啊,不要老是仗著身高欺負人,就和你說不要靠我這麼近,我要仰著頭看你說話,很累的。」媽媽說過,身為一個矮小的不倒翁並不可恥。

「不倒翁。」這次士兵聲音中滲入微微的嘆息。

「甚麼啦。」拋個白眼過去。

「你已經單腳站了十五分鐘了,腳不酸嗎?」

「——欸?!」不倒翁小弟低頭一瞧,才剛瞄到自己的腳尖,支撐體重的單腳突然發軟,還來不及大叫,左晃右晃,晃不到平衡點的軟綿綿身軀已經往士兵先生倒去,只好連忙先閉上眼睛,眼不見為淨。

「……我說你啊……」

士兵的聲音從自己身下悶悶地傳來。

「嗚——對不起啦——」捂著臉,不倒翁也學著把聲音埋在裏頭說不清楚。

「雖然我不知道是誰教你的,」士兵一頓,把不倒翁的小屁屁從自己的胸膛移向腰間。「不過,我向來生葷不忌,任何姿勢皆可。既然你堅持的話,我想騎乘式我很快就可以習慣的。雖然我不太喜歡不是自己主動。」

啊?

不倒翁楞楞地看著士兵先生靈活的手指頭開始解著自己的鈕扣。

「甚、甚麼?」

「記得腰要搖喔,你是不倒翁,你應該會吧?」士兵笑咪咪地看著他,看來有點欠扁。

欸——欸欸欸欸欸——?!





「不對啦!等一下,不是這樣的啦——士兵先生…士兵先生!這下面硬硬的是什麼
東西啊!」

--
士兵先生是木製的,當然是硬硬的啊(認真)。

在BBS上一時興起寫的,只是因為對方說不倒翁推不倒XD
我真的滿無聊的(≧▽≦)ノ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