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18連載中的第三張,手塚問了不二「真正的你在哪裡?」那句話的含義深沉到我咀嚼許久還是很難真正的體會出手塚這句話想傳達的意義是什麼?

是單純的詢問不二比賽的疑問?或者是有言外之意?如果有言外之意,那他想問的是什麼?--問不二真正的心情?問不二哪方面的心情?對青學的?對龍馬的?或者又是,對他的?

對於不二,我一直不敢談他,因為不二的心情實在是太難捉摸了,他對一切彷彿都是那樣的漫不經心,從來都不放在心上,即使是打網球也從來不見他真正認真地去追求過巔峰。所以我實在不知道要從和談起不二,要談也怕談不到軸心。

原來這個疑問,對手塚一樣也是擁有的。

不二漫不經心更似冷眼看世人的面對這個世界,默默地冷眼旁觀,笑咪咪地隱藏自己,很巧妙地將自己的心情隱藏地完美無缺;唯有手塚看著不二的笑容若有所感,所以才在不二龍馬一戰中終於問出:

「真正的你在哪裡?」


是啊,不二,真正的你到底在哪裡?

對你而言,最重要的是什麼?
動畫很單純地指出了,對於不二最重要的是朋友以及家人,但是在許斐的筆下又更複雜了一些;我是不是可以這麼猜測,或許連不二都不知道,對於自己最重要的是什麼?

所以他才會說出「我似乎是對勝負無法執著的樣子哪…」這裡不二只點出了他對「勝負」無法執著,但是我們也可以從這裡不二近似嘆息的口氣推論出,他是否對其他事物同樣的也無法有執著的心情?

《沉默之鳥》中,丹尼問晨勉:「妳為什麼喜歡島嶼?」晨勉說:「我覺得完整。太大的空間對我沒有意義。」
對不二而言,或許就是這樣。一個簡單而完整的島嶼足以容納他,這樣就足夠了。沒有野心不會爭奪,不需廣不需闊,簡單而完整。動畫中曾說不二的性格是被動的,因此習慣被對手引導節奏,這和不二這樣無所在意的性格有絕對的關係。

但是不二的絕世而獨立卻終止在一個男人的身上。

當不二正式的被衝擊到了手塚對青學勝負執著的心情,他才第一次體認出…


執著,原來是這麼驚心動魄而撼人心肺的。
執著,原來是這麼激情而美麗的。


當手塚對他說出「現在腦中只有取得全國勝利的事。」對不二而言想必是一番五味雜陳。這樣的話間接的來看,算是杜絕了所有可以進入手塚心中的感情,而不二在千迴百轉後的回答是一個燦爛的笑容。

「如果成為障礙的話,那麼就將我排除在團體戰之外。」

我們從這裡赫然發現到一點,不二,你將手塚的夢想開始視為對自己而言是「重要」的。這當然也可以看作是不二個性的一個反應,對一切都抱著無所謂的態度,因此他對手塚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甚至淺淺感受到不二一種淡淡悲傷的想法:
 
即使是沒有我,即使是失去我都是不足一哂的,你的夢想才是「最重要」的。
 
我無從得知說出這樣一句話的不二到底是抱持著怎麼樣的心情,是悲傷的、是堅定的、是微笑、是覺悟的。


後來,不二才在手塚的比賽中體悟到自己所缺少的部分,而這個部分則是在手塚身上最動人的,接著,確定自己的腳步,往手塚的所在地開始邁進。

靈魂的伴侶除了是相似的外,也是互補的。

而我們又從不二的口中得證了,他們是彼此的「原型」。

他們的靈魂是如此的相似卻又包融地如此恰到好處。
 
再一次,我重新肯定了手塚和不二。
再一次,我又為他們深沉而足以動搖泰山的心情而感動不已。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