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什麼好說的…一騎被總士的回答傷透了心,終於決定逃離總士。(是這樣的嗎?)

「你變了。」
「在這座小島上,沒變的只有你。…我一直在尋找可以代替我左眼的人。」

框當~我可以聽見一騎的心碎了。

「我一直以為我可以代替總士的左眼…」

狩谷老師湊在一騎耳邊說的那句話,該不會是「其實…總士在東京背著你有其他女人喔…」這麼糟糕的一句話吧,哈。



「是十一號機。」總士。
「什麼?出動命令是你下達的嗎?」司令。
「你說呢?我怎麼可能下那種命令。」總士。
「你說什麼?那一騎打算要去哪裡?」司令。
「…我對逃離這座島的人,一點興趣都沒有。」總士。

總士大哥,你的聲音在咬牙切齒喔。



為什麼轉眼間,總士你的衣服又從制服換回小背心了?

今天的文藝對白,很明顯地是總士對一騎的告白嘛。

啊,今天的一騎話好多,真感動。還有近藤劍司同學從教室中衝出來的那句不明歡呼,真是太微妙了。另外,當一騎不舒服的時候,我承認我第一個想法是--

原來真矢的料理後座力這麼強哪…

真矢我對不起你…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