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性別錯置的年代,從漫畫中尤其可以被看得出來。

開場白結束,來談談最近氾濫到不行的性別錯置漫畫。

這類女扮男裝的劇情在中國中並不少見,甚至還可以追溯到古代經典,最有名的自然是花木蘭以及梁祝,前者可比擬為職場,後者則就是校園愛情故事了。再擴大到漫畫上來說,要回溯的話,一時不知道該從何部說起,寶馬王子?凡爾賽玫瑰?奧爾佛士之窗?附帶一提,池田理代子實在非常喜歡描繪女扮男裝這類的劇情,偏偏無論是凡爾賽玫瑰的奧斯卡,還是奧爾佛士之窗的尤柳詩,卻都比任何一位男性要堅強、比任何一位女性要深情。而這種女扮男裝的遊戲,池田在凡爾賽玫瑰中的處理又比奧爾佛士之窗更好一點,或者該說,女扮男裝在奧爾佛士之窗中只在開頭佔有一席之位吧。

若說近期典型的校園愛情故事,讓人印象最深刻的應該是「偷偷愛著你(花樣少年少女)」,中條比紗也將一位少女置入全是男性的宿舍中,讓女主角巧扮男裝周旋其中,談青青澀澀的戀愛。其他著名的尚有「少女革命」、「天草物語」、「東京天使保鏢」、「戀影天使」等都是相同類型的故事。故事劇情也和早期走沈重複雜路線的大不相同,漸漸步入清新校園、單純的戀愛故事。

到了近期,這種女扮男裝的手法在少女漫畫中更是被大量採用。從「企鵝革命」到「櫻蘭高校男公關部」等幾部最近相當叫好又叫座的漫畫,皆是都是徹底地發揮了顛鸞倒鳳的技巧,無論有沒有必要,女扮男裝反正就是潮流,作者都會掰出個理由讓女主角扮成男裝,悄悄地和男主角大談戀愛(嘛,櫻蘭有點例外)。

後來,女扮男裝不過癮了,男扮女裝也成了時下潮流。

所以繪夢羅的「真假茱麗葉 」、福山遼子的「色誘中毒」、筑波櫻的「企鵝革命」、藏王大志的「變身男孩]中,男主角扮起女裝來都要比女孩子們要來得嬌艷動人,骨架、身高什麼的都不成問題。

但是這類型的玩久了,實在也會膩,尤其是近期這類手法被氾用過度,幾乎已經到了一拿起漫畫就會大喊:「啊,又是女扮男裝(男扮女裝)喔?」因此,靈魂錯置這類型的點子也就跟著生根發芽了。

森永愛的「我和他的xxx」一書中,將男女靈魂交換的技巧運用得甜而不膩,失去了遮遮掩掩自己原本性別的尷尬場面後,森永愛筆下的男女主角個個都有自己的性格和性別混亂的特色。男孩比女孩還有女人味,女孩比男孩還有男子氣概,這讓讀者都不知所措到底該將這部漫畫歸類於何種漫畫了。是BL呢?還是GL?撇去這點不說,這一部卻是老少咸宜、男女不拘,值得一讀的爆笑漫畫,森永愛處理笑點的功力還是一流的。

於是這類性別模糊的題材終於被應用到現實生活中的可能性而反應到漫畫中,六花千代所著的「IS上帝的惡作劇」說的即是「intersexual」的患者(用患者好像不太適合,抱歉),指的是擁有雙性性徵的陰陽人的真實案例。本書雖然沒有特別深入去探討IS者的社會問題,但是由於是真實案例,在處理呈現IS者的心理上雖稍嫌不夠細膩,但也算是相當不錯的了,尤其是第二集中「春」篇以長篇來表達,更是易於讓人深入探討。而且又是畢竟全是真實案例重新描繪,劇情大多是IS者在社會上遭遇的困境,側看IS者在性別認同中的迷惘,「IS上帝的惡作劇」在故事深度上皆比氾濫的性別模糊的漫畫要更能夠打動人心。

有別於少年漫畫中性別錯置的手法多以惡搞的方式呈現,少女漫畫中就處理得較唯美細膩,經過美化之後,也難怪這類的點子會被一再使用了。只是若是重現當年池田理代子的深度,恐怕還差得遠了。

    全站熱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