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布袋戲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的大會大概是我這四年來為葉小釵哭最多的一天了吧。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m(_ _)m

海岱爺爺,祝您一路好走:)

謝謝您陪我們度過這麼長、這麼長的一段日子。
願您快樂。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Feb 12 Sat 2005 17:30
於是,離開很簡單。


月光流著,他突然抬起頭望著秋了的黑暗,卻不知道自己在看著什麼。
流洩的一地乳白,遍地都是銀輝,
而他的刀劍依舊閃耀的冥亮,灼痛了他的眼,頰上的痕跡開始燃燒成火焰。
褫盡鞋襪,他望見自己的影子一向匆忙,蒼茫的手跌落滿腔的悲聲。

托著缽,他決定雲遊。
雲遊可以不必決定去向,可以不必有決定,
他掂起雲履,聽見前峰圮廢的廟宇,有荒涼的嗚咽。
旅人是沒有方向的,揭開眼簾也不一定可以看見事實與未來,
那又何必睜眼?
他笑出來,然後笑聲在百轉千迴的峰間與眉間轉釀成突兀的回音。

離開的確很簡單。
只要能夠踏出第一個步履,那麼接下來的幾步也不會太困難了。
所以他一向習慣離開,從過去到現在,甚至於未來,
他似乎從來很少在為誰等待。
長空下有寂寥,流浪的感觸讓他忘記了四月的味道,
如果他是書,也絕對是索然無味的吧。
記憶一在地抽長卻使用他和她的血液去涵養,他想自己實在是罪人,
即使是翻到最後的扉頁卻也只賸暗澹的時日與黑血,大不了還有她的淚水罷了。
不過就是淚水啊。

他有自己的故事,來自往歲的過去,他開始翻閱自己的記憶。
人類吶,不也只是那幾十春夏與秋冬麼?
他的聲音已經死去,書上的標題已經脫了釉,而他的書葉不也是殘破不堪了,
疊垛而起的宮牆,到底能抵擋多久風雨的不羈?
「吶,你到底為什麼而來到世界上的啊?」
他一怔因為聽到不明的聲音。
應該是來償債的吧,或許是為了償前世的債。
「你又豈知前世有債?前世有債為何不前世償完?
前世有債,難道今生就無債麼?你有何能耐去償前世今生的債?」
一貫的沉默迭掛著一串串的黃花與紙錢,他沉默又沉默,想到黃花是紙錢編織的。
「你為什麼離開?而你又為了什麼留下?」

離別的日子總多流雲。
那一段久久的沉寂,旋為咒語。
月明星稀,明日會是個好天氣,他想。
握起利器輕扣如鐘,他踏出足坁下好多的名字,
托缽離開。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她走進來說:我停留
只能亥時到子時
你來贈我一百零八顆舍利子
說是前生火花的相思骨
又用菩提樹年輪的心線
串成時間綿替的念珠

莫是今生邀我共同坐化
在一險峰清寂的洞府
一陰一陽兩尊肉身
默數著念珠對坐千古

而我的心魔日歸夜遁你如何知道
當我拈花是那心魔在微笑
每朝手寫一百零八個痴字
恐怕情孽如九牛而修持如一毛

而你來只要停留一個時辰
那舍利子已化入我臟腑心魂
菩提樹同我的性命合一
我看不見我 也看不見你 只覺得

脣上印了一記涼如清露的吻

---

「欸,你在讀些什麼?」女人緩緩髮髻,瞥見男人手中的書籍,好奇的探過頭去,輕輕一笑;笑聲就像花月滿溢眼底,呵著氣扯來雲絮飄過風簷,逗得男人也微笑。「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黃金屋,你說你讀的是姑娘們呢,還是金錢財物?」

男人沒有回頭,還是盯著眼前的書。『我讀著這書是佛書,既無顏如玉亦無黃金屋,只有用歎息來淨化人間的觀音和大把大把叫人向善的句子,一字抵萬金哪。』他聽見女人笑,心情都好了,呼吸著女人的呼吸,透明冰涼得叫他涼入心坎子。眼前的字全成了模糊的一片,眇眇的眸子幾乎看不清書頁抬起尾巴搖晃著。

「佛書?」女人眨眨眼,手臂環上男人的頸子,埋在他耳邊說話。「我只能在這兒待亥時到子時,你倒是閒了,捧著這本古書捨不得放下,情願把我擱在一旁當你的書童,我說大老爺,您架子可挺大著呢。」

男人笑,沒告訴她他只是在念著咒,希冀著焚燒相思串成的人骨,揉以千萬遍的佛語能夠把她留下久一點;他還在塵土中打滾,於是毀壞了真身玷污了雙手用鮮血弔祭鮮血,求著多做些好事能夠讓死後有舍利子留下,一百零八顆或幾顆全毀了也行,他只想著還要與她相守,她入天堂則他便成仙,她下地獄則他入魔。

很多事情都是這麼的簡單而不需明瞭,他與她切切念著時間的念珠,那時光白得真切。

『什麼時候了?』

「近子時了。」

『時間好快。』男人皺眉,突然感到心驚。那心魔行走的影子徐徐拖長,如一道溪流緩緩流成,他不是未曾發覺,但是俗事太多,他無暇去控管著心魔的日歸夜遁;只偶爾半夜想她的時候,舉起千斤重的毛筆一字一字的寫下上百個痴字。他是痴,痴到了真,凡間的名字也能坐化,什麼千骸俗骨全磨成了粉末散入雲巔,所以他也有意無意的任由所謂的心魔寄宿在他的身體裡,聽說這喚做「糟蹋」。

「是糟蹋沒錯。」女人凝眸,微怒的瞪著男人,「以後你可別在半夜裡不睡覺。你本來就作息顛倒了,生活在出生入死中,你還不懂得要照顧自己嗎?總要我為你操心。再會子我就要離開啦,別忘了我的叮囑,否則下次見面多有你受的。」

男人點點頭,沉默。視線又調回書上,而女人則一看再看男人的輪廓,在心中竊竊嘆息,覺得自己實在幸福、男人實在帥氣哪,吶,她的丈夫著實令她驕傲啊。一分一秒任它成了虛無的中間代,想著如果能夠這麼地看男人看上天長地久該有多好?

沉默。沉默。沉默。

「我要走了。」女人站起身,輕輕壓平了衣服的縐折。「下次我再來看你,快去睡吧,晚安囉。」

然後,男人感受不到了女人的氣息。

悚然一驚,手上的書本猛地掉下地面,男人刷地站起撞倒了椅子,忙地轉身看向女人適才站的位置,卻看不見女人的身影。他慌亂地打開了門,門外蒼涼只有飛揚跋扈的風拉扯他的白髮,蠟燭的山被風允許冷滅,堆起了眼淚,男人心慌意亂;摸摸心,還溫熱著。

一陣涼風吹過,唇瓣印上了一記涼如清露的吻。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Feb 12 Sat 2005 17:27
  • 尋釵

當我們在唱一首歌,在讀一首詩,在看一篇文章時,常常會想到他,
想起他的眉眼想起他的聲音想起他的眼淚,想起他的髮尾白色的波濤洶湧,
想起他的過去恍如篷車顛簸載行,
刀狂劍痴葉小釵流浪時的感觸在每個人的心裡都不同,都別是一番滋味。

你想了又想,葉小釵三個字到底代表了什麼?

然後你又在想,認識了葉小釵之後你有多少的改變?還是根本就不曾改變?

搖頭點頭微笑眼淚下,你已經不記得葉小釵的微笑是什麼模樣是什麼溫度,
那段記憶中的臉被撕碎葉小釵開始只會哭泣,
你慌張而失措想找尋過去中你熟悉的葉小釵,那個沉靜而溫和的葉小釵。

他的影子淡默,葉小釵是沉默的;
你撫著你的左胸企圖說明對葉小釵的心跳是什麼樣形而上的激動,
所以你笑了想為葉小釵作一些形而下的動作以表現出自己的感情;
因為葉小釵愛哭,你也跟著學會哭泣。

你說葉小釵的成長就是你的成長,你嘆息擁著對葉小釵的想像中的塵埃你的痛很微小,
大風起兮雲飛揚,連塵埃也一起在飛翔,比羽毛還要輕盈你淌濕時光來讀詩,
濕濡的眼睛沾濕睫毛,
葉小釵的形象變得模糊而不再清楚不再明白。

天氣好冷,
這首歌只有一分鐘,這首詩只有兩句,這篇文章只有一頁。
震動的鼓聲怎麼會比南胡的軋阿還要使你漲紅了臉龐(曲調不改可是心情已改),
兩具詩句如此短潔怎麼會比長恨歌還要使你驚愕墜淚(愛落了紅塵被戲劇壓扁),
這篇文章字句難懂無聊怎麼會比已經被撕裂過的誰誰誰還要使你發顫得更厲害?(發抖會不會只是因為天氣冷?)

你說是因為葉小釵。

葉小釵是誰?葉小釵是他。
他是誰?他是葉小釵。
而你是誰?你是我,我就是你。

二00三年的冬天還在線上,
你的寂寞不再繁花似錦,
找不到過去的葉小釵找不到過去的你那就與大家一起尋找。

---

尋釵的足跡太過深沉而無法放棄他具體而微。

哈哈,我愛葉小釵,你呢?
(你細細思考隨意思考粗枝大葉的思考後終於用遲疑或是肯定的聲調回答我)
(是的我是。不,我不是。)

那就來吧。一起來尋找葉小釵。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