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雜類文章 (4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bl版有人在教什麼是「共伴效應」,看了幾天新聞老一頭霧水的我終於懂了

原來「共伴效應」就是…

颱風遇上了東北季風,於是一把把他抓過來壓在床上,把原本愛哭的東北季風欺負得哭得更嚴重!

同學請用螢光筆劃線!

頓悟!091.gif

於是就出現這種延伸。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搬來南部後,很快就習慣南部悠閒的氣氛了。

雖然出入沒有捷運,家裏只有一台老舊不堪的腳踏車待用中,鄰居和鄰居之間又相隔一百公尺以上,然而這裡比起台北那種匆匆的腳步要來得讓人安心不少。一天就像有三十六小時可以使用,悠閒得要命,放學後,我也就養成到處走走的習慣。

爸媽留在台北,把我寄在奶奶家,每個月固定寄三萬元給我。

三萬元!我在這裡簡直成了個富翁學生,不過奶奶把錢拿走,只撥了五千元給我,說要幫我存錢。

反正南部沒什麼好花費的,給我錢也不知道要做什麼,就是偶爾會懷念台北那樣繁榮的氣息。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需輸入密碼才可閱讀
  • 密碼提示:蛇足是??禁的生物。密碼二位數字。
  • 請輸入密碼:

這是nico歌手,蛇足xclear(だそくりあ)的同人文。

本文為三次元衍生創作,純屬虛構,與真實人物無關。

噗累預定,但是……我前戲太長了T口T
小飄明天起床看到這篇,請不要失望到揍我一拳。

噗累預定。

預定。

我今天真的有戰整晚,將太的聲音陪我……但是有點作業妨害wwww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這是nico歌手,蛇足xclear(だそくりあ)的同人文。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這是nico歌手,蛇足xclear(だそくりあ)的同人文。

本文為三次元衍生創作,純屬虛構,與真實人物無關。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這是nico歌手,蛇足xclear(だそくりあ)的同人文。


前兩天的廣播,clear提到自己平常稱呼蛇足也是「蛇足さん」,還笑著說對不起,其實很普通。

蛇足さん、蛇足さん、蛇足さん…なんかすごく萌えー(′σω‵)

這就叫敬語受嗎?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這是nico歌手,蛇足xclear(だそくりあ)的同人文。

背景設定:clear首次登堂入室蛇足家。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這是nico歌手,蛇足xclear(だそくりあ)的同人文。

首先要認識的是:

1.蛇足:32歲,美日混血兒,聲音以低沉磁性為特色,有些類似諏訪部。在廣播上喜歡玩弄自己和clear的關係。

2.clear:20代中,純種日本人,棕髮,歌聲被譽為有「透明感」。一旦想睡覺,有傻笑的習慣。

3.clear家裏沒有隔音室,因此都是到蛇足家去錄音的。

 

他們好萌!045.gif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 May 22 Fri 2009 02:48
  • 羽毛

他把一根羽毛
抽絲剝繭
立在指尖最沉默的末梢
注目時呼吸
被拆開的羽毛顫動如
吉普賽人蹬步的前一秒
可惜他不會吟唱流浪者歷史的憂傷
那不是他的語言
說了恐怕鄉音太重

啊,羽毛轉身
要跌下了。

羽毛卻背對背地以一種詭異的姿勢
倒立張貼在他指尖的老繭上
破損的羽毛沈重折疊不起來收藏
他祈禱希望永遠不要有風
因為羽毛會

而他不會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掐——哩——」

他沒聽到。

「掐——哩——」

他聽不到。

「掐——哩——」

他聽覺暫時失調。

「掐——哩——」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府城舊書店正好春節書展,印刻的書幾乎全數半價。陪著嗶去台南閒晃那天,回家路上想說也真的好久沒逛舊書店了,也許能在裡頭找到什麼喜歡的散文書。

店裡在經過整理後,比甫開店時整齊很多,老闆拈著鬍子坐在外頭的椅子上閱讀,老闆娘則熱情與顧客攀談。也許是見我在店內走來走去,頻頻在印刻的書攤前徘徊不去,老闆娘在送走一位客人後,又走來和我聊天。我沒告訴他,其實我對於台灣的新興作家很不熟,不過認識駱以軍之類的知名作家罷了,會在這兒逡巡半天,著實是不知道該買哪本,空手而回卻又太不甘心。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影子在跳舞。

人類是很偏心的,耳邊竄流入的話語往往溜過即罷,可以刻在心版上的總是得利用視網膜科印過才行。所以你的舞蹈是屬於眼睛的,不屬於天、不屬於地、不屬於星星,而是在看著那方舞台的我們的眼。

那個小小不過數尺的一方地,我以為,一定藏了一個星空。暈黃色的燈光被攝影機篩過後,搶走了你的神情,但是奪不走行雲流水的燦爛。

幾盞月亮大概把星星撒在了你的身上,尤其在你的手腕和足上的紅舞鞋綴了不少,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重重地把夜幕給踏破了。

於是猛烈扯擴了整個時空。

你啊你,近在咫尺又天涯朦朧。

你不是詩,也不是散文,不是小說也不是童話。你是散飛而清脆的文字,不沾染上任何俗物。我想,還好,你集列的破殼聲提醒了我:原來你還在我站的所在上。即使你把我藍得過份的思考沖泡成一杯黑紅。

我看見影子在你身上跳舞。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是一個模糊的午后。

陽光曬得剛剛好,既不讓人流汗,也不致於教人慵懶。時間用一種不甘不願的態度緩緩走著,奪走人們對時光的感受,沉沉地在風和陽光的沐浴中,連呼吸都是輕柔無比,深怕驚動了什麼。

昨天還在下著大雨呢;魯魯修將窗推開一點縫,探頭出去窗外,臉頰攬上一片陽光。薰風自制服衣領竄入,舒透了肌膚,險些要讓人嘆息了。空氣中不帶任何他方帶來的花香,就只是如此單純的空氣滋味,可是暖暖的,暖了鼻腔連帶暖了整個身軀。

魯魯修伸出手,讓一方太陽停在自己的手掌上。

白皙的手掌很快就被熨熱了,熱度從指尖擴散。就像觸電的感覺,魯魯修想,可是不含痛楚。

於是他忍不住抬眼望了一眼太陽,果不其然瞬間瞇緊了眼,從睫毛之間的隙縫瞧,太陽的輪廓當然瞅不清楚,但是那股燦黃的色彩確實穿越他纖長的眼睫,投入他的視網膜,在大腦深處烙下一個細長的痕跡。

太陽真美。魯魯修淺淺吐了一口氣。

「哥哥,茶泡好了。」

娜娜莉電動輪椅移動的機械聲平板地傳遞過來,還有娜娜莉清脆的喊聲。

「嗯,我就過來。」

魯魯修回頭連忙回應妹妹,唇角都漾開了。他將窗戶推得更開,兩扇窗往外延伸出去,構成一幅窗口的畫景。

陽光撒洩進來,染了一地金。空氣中開始揉進一股茶葉香味。






這真是一個美好的午后。魯魯修這麼想著。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製作:Revo & 梶浦由記


有點Lag的感想。

光是抬這兩個名號出來,真的乖乖得不得了啊~轟動武林、驚動萬教…要我把哪一方放在上頭都顯得奇怪。

兩人為空之境界所製作的單曲,收錄了「砂塵の彼方へ・・・」以及演奏曲「sand dream」兩首,另外更收錄了DVD LIVE「砂塵の彼方へ・・・」,演出之眾真是輝常驚人~

歌曲當然沒話說,稍微帶點Revo的風格,甚至有幾個音可以找到熟悉的味道,不過卻又多了梶浦由記的纖細和悠揚,尤其音尾那股揚起的音調,是十分經典的梶浦由記風格;全首巧妙融合了兩個人的特色,是很成功的一張單曲。

歌詞沒有音平線的濃厚故事性,但是別具一種躍然眼前的畫面感,沒有音平線的抽象,可是又沒有十分明顯的脈絡。淡然而悠遠,相當耐聽。

音樂最後加入了兩位的聲音,Revo聲音還是那麼嫩啊XD

另外DVD,也挺有音平線的風格XD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Joaquín Corté被通緝了
他寫下通緝犯的名字
把它捲成菸

在萎縮的那個城市角落
他想
他大概患了某種眼翳病
把那位舞者的汗水厚厚地
塗抹在眼瞳上
然後凝固成一種碎裂後掉在地板上會擊出
3、3、2、2、2的
擊節聲

櫥窗吃掉了西班牙的
跫音
他不記得敲門問候地板時,是否也
抖去了
塞維亞的陽光
安達魯西亞沒有日落
旅途未完
剩下的被濃縮在足底成形的
圓形泡泡裡
藉著曝晒線條來消毒

離開前他把行囊清空還剩下一箱的
悠 暢

停佇一會兒
接著再
振翅
倒落一杯蔚藍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06 Sun 2008 01:52
  • 家後

「阿蜜啊!妳欲去叨位?」媽媽扯開喉嚨問。
「沒啦!我欲和阿易去玩啦!今日阿易說有好玩的東西欲乎我看,天暗之前我會返來欸!」她穿好鞋子,握住門把。
「路上返來的時候,若是遇到妳老爸,甲妳老爸問說,今天伊擱架暗返來就免吃晚餐了啦!」一邊喊,媽媽一邊轉開收音機,參雜著雜訊的歌聲緩緩流洩出來。
「我知啦!」她打開門踏出步伐,然後又像想到什麼似的回過頭,「阿母!妳聽的這首歌叫啥名?不歹聽耶!」
「要去就快去啦!擱問!」媽媽的喊聲掀開屋頂。
「有一日咱若老 找無人甲咱友孝
我會陪你坐惦椅寮 聽你講少年的時陣 你有外摮
吃好吃醜無計較 怨天怨地嘛袂曉
你的手我會甲你牽條條 因為我是你的家後……」
「兇什麼嘛。」她碎碎地埋怨,輕輕地跟著哼:「你的手我會甲你牽條條……」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我想他們在看我。我瞪大側邊的眼珠子,亮晃晃的昏黃色燈光打進我的偌大渾圓水晶體下的視網膜,反映出他們圍繞著我面容慘淡的神情。我忘記該如何呼吸,只記得他們是怎麼將我開腸剖腹時,鱗片被刷刷刮下(甚至噴得對方一臉)、剖開的腹側嘩啦啦洩出一板子體液的姿態。動彈不得了,我張著嘴,愉悅感受著熱油澆淋在身上那股快感,而後發出香味的自己是多麼地教我作噁其實並不重要。接著我躺在瓷作的純白盤中,泅游於橙色的醬汁裡,與他們大眼瞪著小眼。我極度想吐(就是那種發酸糊爛的糊狀物),卻發現自己的肚腸已然被清空,只剩下被掀開的軀體當中夾著的豆瓣以及薑絲仍燙。

............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需輸入密碼才可閱讀
  • 密碼提示:給小飄看的
  • 請輸入密碼:
  • Aug 30 Thu 2007 02:51
  • 餛飩

餛飩。雲吞。抄手。扁食。
 
北方、南方各自稱呼不同,在我家通常都直呼台語的「扁食」。雖然就本來名稱「餛飩」來看,分明就是形聲字,「雲吞」也不過是餛飩發音的地方化結果,但是我更偏愛這發音地方化後形成的「雲吞」一語,不知道是誰為它取了這麼貼切而美麗的名字;口就著湯匙,噘嘴成一個O字型,咻地帶著長長尾巴的雲彩就給吞進肚裡了。
 
好的餛飩皮薄餡多,薄如絲綢的白色麵皮裡頭包裹著一層厚實的餡料。把香菇泡開後,擠乾水分、切成小塊,然後加入一些醬油佐味,攪拌均勻後倒入油鍋煮熟擱放,最後將所有的食材攪和在一起,加入鹽、糖、胡椒粉、麻油等調味料,於是可將內餡冰入冰箱入味,十分鐘後再取出。肉餡的滋味很重要,如何拿捏入口時舌頭上的滋味就得看調味者的功力了。
 
身為華人,總是多少會有在家包水餃的經驗,但是包餛飩的經驗就少了。我小時候曾經一直以為餛飩的包法與水餃相同,只是有些好奇為甚麼餛飩的皮是呈四方形的?四方形的水餃該怎麼去包?我沒包過餛飩,只瞧過阿姨用巧手,在我還沒看清訣竅時便迅速地黏貼四角就放入綠色的塑膠盤。包餛飩的不如包水餃簡單,因此小時候的我再如何躍躍欲試也不見得有機會可以嘗試。於是在包水餃的時候,與母親端坐在圓形餐桌前,我硬是將圓形的水餃皮包成了餛飩模樣。把肉餡塞入水餃皮中央,像是掃晴娘那樣封起餡料,扭了幾扭,就成了獨一無二的餛飩水餃。下鍋後,煮熟盛盤上桌,還要怒目相視不准任何人的筷子動到我的「餛飩」。然而無論心中再怎麼期待它是「餛飩」,入口時仍舊是「水餃」。掃晴娘終究沒變成天上的那朵雲。長大後,連掃晴娘都變成回憶中的小小一塊不成形的麵疙瘩了。
 
好吃的餛飩皮要宛如其名,在碗內、在湯水上載浮載沉時,要像是一朵雲彩流曳,薄薄的皮浸在熱湯中軟綿得不可思議,色彩白中帶透明,彷彿只是將它撈在湯匙上離開水面就會化開一般。如果不是「雲」,吞入腹中的就不會是「雲吞」了。我吃過厚皮而又不拖尾的餛飩,無論餡料煮得多麼甜美、讓人想咬掉舌頭般的美妙,皮不薄,舌頭便無法直接去感受那僅僅透過一層蟬翼後飽滿的肉餡。餛飩宛如美人,性感必須恰到好處,身上的衣物多了教人皺眉、少了教人失去興致。不如就隔著一層紗去偷窺、去遐想,那才是真正的想入非非。
 
一口一個餛飩,一口吞入一卷雲朵。在品嚐餛飩時,即使只是囫圇在嘴內呼嚕咬碎都是一種人間美味。然後再搭配一口熱湯,更不啻是更高的享受。在吃餛飩時可以不必搭配其他的配菜,一碗豐富而實在的餛飩湯,就足以使人有俯望天地、以浮雲為食、以雨霧為啜飲的舒暢感了。

--
今晚的晚餐前菜是餛飩湯,父親擱在桌上說先填填胃。當真是好吃到險些連舌頭都給吃了。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