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不倒翁與娃娃兵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他胖了。
 
而且胖了不少。
 
第一個誠實好心告訴他的是芭比。
 
「不倒翁!」芭比摀著秀氣的小嘴,纖細的食指直指不倒翁的肚皮,水亮而璀璨的大眼睛裡裝滿了不可置信的訝異,「你胖了欸!你看看,你的小肉肉都跑出來了。」
 
他低頭看看自己緊身的襯衫,小腹位置確實是有那麼一點起伏出現。但是芭比這樣驚訝的語氣著實讓他內心刺痛了一下,覺得受傷了,嗚嗚。
 
「可能……最近吃得比較好,運動比較少吧。」世界太和平、日子過得太愜意,吃飽睡、睡飽吃,連自己都感到汗顏。不倒翁拍拍自己的肚皮,聽見空洞的回聲。「糟糕,好像真的胖不少欸。」冷汗一滴滑下額際。
 
「運動太少?!」芭比乍聞不倒翁的回答,一臉更是驚愕。「怎麼可能!士兵那傢伙怎麼可能會放縱讓你運動量不足啊?」
 
不倒翁搔搔腦袋:「士兵先生最近比較忙,最近軍中好像有什麼大事發生,而且士兵先生向來不會督促我運動啊。」士兵先生雖然常常禁止他這個不行、那個不可以,可是有時候對他很好——雖然真的只是「有時候」。
 
搓搓下巴,眼珠子骨碌碌轉了兩圈,芭比瞇起眼睛,笑得不懷好意,一張美麗的小臉湊近不倒翁軟綿綿的臉頰,小聲地說;「該不會士兵那傢伙他已經……」
 
「已經下班了。」骨節分明的大手橫過兩顆頭顱的正中央,切斷兩國交好。「三姑六婆閒嗑牙時間已過,下次請早。」
 
芭比折起秀氣的眉毛,惡狠狠瞪向第三國,「你說誰三姑六婆?」
 
「誰搭腔我就說誰。」
 
「我不是。」不倒翁呆呆接話。
 
「……」
 
「回家。」一把撈過不倒翁的腰,士兵先生打算鳴金收兵。
 
「等等等等等一下啦——」不倒翁連忙護住自己的小肚肚,擋開士兵先生的手臂,順便把士兵先生的臉色給擋黑了。「我我、我會自己走。」不可以讓士兵先生發現自己變胖的事實……身為不倒翁也是有尊嚴的。
 
只是有人不爽了。
 
「走。」
 
嘴角冷冷抽動一下,士兵改撈為拎,憑著自己完美高挑的身材居高臨下拎著不倒翁的後領,順便扔下警告的餘光給被扔在場的少女。
 
你別教壞我家不倒翁——他確實收到了。芭比學士兵扯扯唇角,隨便揮揮手帕算送別。是說教壞不倒翁的到底是誰,還不知道呢。芭比沒種地在心裡馬後炮。
 
說要回家,事實上也不過是回到沒有其他人打擾的自家地盤書桌上罷了。
 
「你到底在介意什麼?」看著不倒翁鬼鬼祟祟一路摟著肚子回到景緻良好的書桌上,士兵大人終於忍不住發聲詢問。「你身體不舒服嗎?肚子痛?」伸手抓過不倒翁的手臂,士兵一掌熨上不倒翁的腹部。
 
「不不不不可以摸啦!」不倒翁紅了臉皮,急急忙忙推開士兵先生的魔掌。「現在肚子肉肉的,等我減肥成功再告訴你原因。」
 
可是你已經說了。
 
士兵微微輕歎,把不倒翁拉近自己一些。怎麼辦?不倒翁無時無刻都讓他覺得好可愛,他幾乎以為自己中毒了。
 
「我知道啊,我前幾天就知道了。」稍稍摟緊了不倒翁軟而有彈性的腰,士兵先生親親不倒翁的臉頰。「我從下面看上去,就看到你兩層突出肉肉的小肚皮了。」角度太好,他怎麼可能沒有發現?
 
「欸——!?」不倒翁大驚,下巴險些掉在地上。「那你怎麼沒有和我說!我很介意欸!」
 
「我又不介意,你有什麼好介意的?」涼涼一句堵回去。
 
「唔……」不倒翁忽然語塞,完全沒想到要回問「你介意什麼?」。士兵先生說得很對,可是他就是介意、而且介意得要命,所以他決定了。「士兵先生,我和你講一件事情,你要冷靜聽我說,然後要尊重我的意思哦。」
 
「你講,但是我不會答應。」
 
「我還沒講!」抗議。
 
抗議無效。露出帥氣無比的微笑,士兵勾搭上不倒翁的肩,「如果你是要叫我不要碰你的話,免談。」
 
「可是可是……」士兵先生好厲害。退開士兵先生幾步,拉開距離、也離開士兵先生如影隨形的手臂,不倒翁有些欲哭無淚,「現在我胖嘟嘟的,一定很重,會壓壞士兵先生的。」自己胖胖的身材壓在士兵先生的腰上,士兵先生一定會覺得難過不舒服,然後就討厭他。
 
「不倒翁。」士兵捏捏不倒翁的臉蛋,「我沒有那麼不中用,而且你是橡膠做的,胖十倍也不會重好嗎?」
 
「……欸?」
 
「這樣好了,我替你想個方法減肥。」一擊掌,士兵一臉好心,索性不急著把不倒翁抓回自己身邊,慢慢踱步至窗邊,迎向美好藍天。「我之前聽說過了,有一種減肥方式,一次、等同於急速上下樓梯三層樓。我在想也許你很需要這方法。」
 
不倒翁耳朵尖尖,咚咚咚立刻張著大眼睛追上士兵先生的腳步;「什麼什麼?我要我要!」
 
「既然你說你要,那我就教你吧。」倏地轉過身面對不倒翁,士兵先生表情非常凝重,精緻的五官一派正經。「這運動一定要持之以恆,千萬不可以半途而廢,不倒翁,你有這個覺悟嗎?」
 
「有!」
 
「即使做到一半累了也不會埋怨?」
 
「不會!」
 
「你確定你要?」
 
「我要我要!」不倒翁壯士斷腕,毅然決然地霍然頷首。
 
「很好。」獲得承諾,士兵先生著手開始解衣大業。不倒翁的扣子,一顆、兩顆、三顆……
 
眨眨眼睛,不倒翁腦袋突然轉不過來。「士兵先生你在幹嘛?」
 
「前製作業。」
 
「……什麼的前製作業?」
 
停下動作,士兵先生微笑:「減肥的前置作業。」第四顆卡住,士兵轉移陣地,解起不倒翁的褲頭。「下次不要穿這件襯衫,解扣子很麻煩。」大人好心囑咐。
 
「好……咦?」
 
 
 
 
 
來做運動吧。

--

我個人認為不倒翁會出現新篇真是…奇蹟啊!
作者可能是最驚訝的一個也說不一定= =

瀧翼寫多了有些疲乏,寫下拿手的笨蛋受練習一下手感^^b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這是什麼?」

「劇本。」

「所以我說,這要幹嘛的?」


「這是芭比寫的。」不倒翁將劇本朝士兵放正,翻開版權頁上斗大的兩個字,「他說這是他嘔心瀝血創作出來的全新大作,希望大家能夠幫忙演出。我翻了一下喔,劇情還滿不錯的,不過我是有點看不懂啦,我覺得那個喔……」

「不倒翁。」一句話堵住長篇大論,士兵先生闔上劇本書頁,彎曲的手指頭關節在紙本封面上敲擊出悶聲,「這是什麼鬼劇名?」光看這名字就可以知道絕非善物。

不倒翁皺起眉頭,移過厚厚的劇本正視劇名,「士兵先生你看不懂這幾個字嗎?它上面寫的是……」

「兵的男人。我看得懂,謝謝你的好心,上面寫的是『兵的男人』。」士兵傾前身子,瞇起碧色眸子,眼神射向數十公分遠的圓滾滾大眼睛,「我問的是,這是什麼白痴標題?」

士兵先生怎麼這樣說芭比的嘔心瀝血之作。不倒翁不滿地嘟嘟嘴,然後又在士兵殺過來的眼神縮回去。「你不要這樣說芭比的劇本嘛,他寫得很辛苦欸……趕稿那幾天虎克船長都快要和他翻臉了,可見芭比對這劇本有多重視、寫得多辛苦;士兵先生你要多多體諒芭比的創意和辛勞啊,你……」聲音越縮越小、越縮越小,最終胎死在喉嚨中。

好兇……

深吐口氣,士兵往後靠上椅背,修長的雙腳翹起二郎腿,雙手盤胸、彎起弧度完美的笑容,做好所有優雅的動作,「好,給你五分鐘,你解釋一下這個劇本的大綱內容。」

腿長真好,哪像他,身為不倒翁就是有天生的五短身材殘缺。自怨自艾地低下眼,不倒翁連忙翻開介紹頁。他記得芭比有給自己一張小抄,好像是塞在這兒……啊啊,在這。

「這是一個關於一位不倒翁和芭比娃娃的悲戀愛情故事。長得比女孩子還可愛的不倒翁和帥氣的芭比是一對手足情深的師兄弟,他們兩人攜手逃亡到了城市內,為那個城市中最偉大的士兵先生表演。」奇怪,劇本裡面的角色名字怎麼都與自己和朋友的一樣,芭比真有趣。「士兵先生愛上了不倒翁,但是不倒翁愛的卻是芭比。士兵用盡手段無法得到不倒翁,終於隱忍不住,向深愛彼此的兩個人下毒手,於是芭比與不倒翁奔走天涯……耶?士兵先生,這劇情很感人耶。」

搓搓自己的下巴,「演員角色怎麼分配?」

「士兵先生演士兵,芭比演師兄芭比,我演師弟不倒翁,虎克船長演虎克大臣。」一口氣唸完演員表上一串的名字,不倒翁抿緊嘴認真地看著士兵。「請問士兵先生意下如何?」

放下擱在左腿上的右膝,士兵彎前身,伸出手指頭勾來不倒翁期待的腦袋。「所以我是演一個既不得民心,又狠心拆散有情人的大壞蛋?然後你和芭比則是演一對親親蜜蜜、恩恩愛愛的情人?」

「還有虎克船長演大臣。」不倒翁立刻好心補充。

「我管那個眼罩演什麼。」兩頰拉開笑一笑牽不動肌肉,士兵戳戳不倒翁軟綿綿、彈性絕佳的臉頰,不愧是高級橡膠材質,「你認為我會答應演那種混帳嗎?」眼睜睜看著你這傢伙和芭比親暱來親暱去?笑出幾聲燦爛的嗓音,「你這小傻瓜,我只有三個字。」

「啊?」

「不可能。」說完啃了不倒翁臉頰一口,湊上去之際不忘在不倒翁耳畔補一句,「還有,我告訴你,你敢去演的話,我就讓你公演那天沒體力起床,你信不信?」

「什、什麼?」驚悚地摀住自己被啃掉一角的豆腐,不倒翁猛眨眼,眼神花亂。聽不懂歸聽不懂,可是士兵先生的呼吸有殺氣。好、可怕……

滿意地換方向再舔一口,士兵先生站起身。「去告訴芭比,這事沒得商量。」這芭比想得美,敢把腦筋動到他身上。

「等一下啦!」不倒翁叫住士兵轉身的步伐,急急忙忙地將焦距對回小抄上。「芭比說一定要把PS.轉告給你,要你先聽完再走。」如果沒達成任務,芭比絕對會掐著他的脖子搖啊晃的,不要不要不要。「ps.本人與不倒翁小弟僅只於牽手接觸。」

腳步一頓,「哦?」

「ps.的ps.,士兵先生和不倒翁有吻戲。」不倒翁唸完頓覺問題所在,「奇怪,為什麼會有吻戲,我和士兵先生都是男生啊,芭比是不是寫錯了?應該是我和芭比……」

「不倒翁。」士兵猛地轉過身子拉近與不倒翁的距離,鼻子對鼻子對話。

「呃。」幹嘛忽然湊這麼近,嚇人。

「我答應演出……等等──我有個條件,」喊住不倒翁霎然一亮的神情,拇指壓住不倒翁的嘴唇蹭了蹭,士兵先生心情愉悅地補上但書,「你去告訴芭比,加兩場床戲。」

聖旨已下,退朝。



不倒翁闔不上下巴。

「欸?」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皇家侍衛隊一號士兵,躺在書桌上的鉛筆盒上方,頭枕在雙臂下閉眼假寐。前方明淨窗外一片蔚藍天空,藍得使人睜不開眼睛、藍得看不見一絲白雲飄浮。撒在臉上的陽光恰到好處,暖暖的。

今天天氣太好,好到教人忍不住想好好荒廢掉這麼悠閒的日子。唯一計畫就是睡覺、睡覺、睡覺,睡到天荒地老。

只要不要有意外產生。

所謂意外,來自於書桌桌緣下方,不間斷傳來的嘿咻嘿咻聲實在擾人清眠。

「士兵先生……」

聽不到。

「士兵先生……」來客不屈不撓再度叩起周公大門。

唉。士兵勉強撐開一隻眼皮,眼珠子轉向書桌邊。半顆頭探出,單手摀住左眼,不倒翁另外一隻閃亮亮的大眼睛瞅著他,眼眶內還打滾著應該是他錯覺的淚珠子。

「什麼事情?」

「那個……有一件很嚴重的事情……要和你商量……」泫然欲泣的不倒翁皺著小臉,一臉大事不妙的表情。「真的真的很嚴重,是和我的身體健康有關係的。我、我不是故意要吵你睡覺的……」嗚,不要再弄得我全身瘀青,好丟臉。

不倒翁的眼睛太閃,弄得自己眼睛都快瞎了。不要用這麼純真的神情看著我,我內心的惡魔會吃掉我的良心。認命地短吁出偶生的罪惡感,士兵坐起身拍拍右手方的位置,「來,過來這邊坐著,我聽你說。」

不倒翁一聽立刻七手八腳地爬上書桌,坐定位。

接著,陷入長長的靜寂,連風都噤聲。

「那個……士兵先生……」摀著單眼的不倒翁鼓起勇氣問候。

「嗯。」大人他耐心好得很。

「你都不問我怎麼了嗎?」

「你怎麼了?」

「士兵先生,我和你說你不能笑我。」不倒翁垮了一張臉,可憐兮兮地扯了扯士兵的衣角。「你看你看啦。」不倒翁緩緩放下遮住左眼的手,原來畫著一隻漆黑大眼睛的位置卻空了只餘下白白的底色。

士兵挑起半邊眉毛,表情八風吹不動,「你的眼睛怎麼了?」

「不知道……今天早上醒過來就變成這樣了。」不知道是那個沒良心的小鬼這樣欺負他,好過份,害他今天早上飽受精神創傷,芭比和虎克一見到自己的眼睛就開始狂笑,有那麼好笑嗎?有那麼好笑嗎?戴眼罩就有比較帥嗎?「只剩下一隻眼睛,我連走路都走不穩了……嗚,很怪對不對?」

「還好。」士兵不動聲色拉近和不倒翁的距離,讓不倒翁可以順利靠上自己的肩膀。問題是對方根本無意和他的肩膀親近。

士兵習慣淡漠的態度溫暖了不倒翁的心靈,不倒翁鼻頭忍不住酸酸刺刺,「士兵先生,你真是個好人。」還摟著我的腰安慰我。

「你誤會了。」

「欸?」不倒翁抬起單眼。

「過來。」士兵伸出右手。

「可是我已經坐很過來了。」不倒翁低頭看看士兵先生的手,認真地回答。

笨蛋。「手伸出來。」

「喔。」不倒翁乖乖地將右手伸出去。

「不是這一隻,左手。」

「喔。」換手。

士兵十指穿越不倒翁的指間,扣住手掌。手臂一使力,不由分說讓不倒翁的腦袋倒向自己,太陽穴和肩膀緊緊相倚,然後,再將自己的頭顱也跟著靠著不倒翁的頭頂。

兩個人緊密地靠著,不發一語。

「那個……士兵先生……」

「什麼事情?」

「過來。」士兵伸出右手。

「可是我已經坐很過來了。」不倒翁低頭看看士兵先生的手,認真地回答。

笨蛋。「手伸出來。」

「喔。」不倒翁乖乖地將右手伸出去。

「不是這一隻,左手。」

「喔。」換手。

士兵十指穿越不倒翁的指間,扣住手掌。手臂一使力,不由分說讓不倒翁的腦袋倒向自己,太陽穴和肩膀緊緊相倚,然後,再將自己的頭顱也跟著靠著不倒翁的頭頂。

兩個人緊密地靠著,不發一語。

「那個……士兵先生……」

「什麼事情?」

「我不懂你的意思。」不倒翁舉手發問。士兵先生的肩膀好硬,靠著頭好痛。

「就是這樣。」士兵微笑解釋,好心地補充回答。「既然你少了一隻眼睛,我就當你的眼睛。」

「欸?」不倒翁努力轉動腦袋,睜大剩下的一隻眼睛,驚異地看著近在咫尺的士兵。士兵先生笑紋紋的,眼神投射在窗外的遠方,右手將自己的左手握得緊緊的;不倒翁又轉回頭,陪著士兵看向天空。「……喔。」

今天天氣真好,適合和人一起荒廢時間。




後來隔了幾個禮拜後,不倒翁某日醒來發現自己的眼睛又畫回來了。在又後來的某日,他才知道人類有一種習俗,在願望實現後會將不倒翁消失的單眼補上。

在眼睛回家的那一天,士兵先生看來心情很好地對他說:「畫眼睛這習俗還滿有用的。」然後,在他的臉上補啃了一口。

--

士兵先生還是適合走鬼畜路線。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告訴你!這次你絕對不會再欺負到我了!」


小小房間的一隅,不倒翁小弟插腰挺起胸膛,驕傲地用下巴看著對面的士兵先生,大聲發出宣言。短短的腿往前直踏一步,不倒翁伸出食指目標三十公分遠的木製鼻子,笑得很得意:「這次我有受過不被推倒的專業訓練了!你是推不倒我的!」

「哦……」

骨秀嶙峋的皇家衛兵隊士兵,編號一號,緩緩地用鼻腔回應了不倒翁的挑釁。

「你這是甚麼態度!顯然相當地不以為然!」不倒翁瞪大了一雙眼,對於士兵先生出乎自己意料的平淡反應感到非常不滿。「你怎麼可以這麼無所謂!你你你……」奇怪!這和當初設想的不一樣啊?為什麼士兵先生一副「好好好,都聽你的」的模樣。好……好嘔!

「我給你的感覺很不以為然嗎?」士兵挑起眉頭,微微表現出驚訝地張開嘴三十五度,「那,這樣有沒有比較有誠意一點?」

沒有!

不倒翁漲紅了肉肉的臉頰,齜牙咧嘴地一腔怒火卡在胸口。才想著要跺腳,又想起芭比昨天才告誡他這樣的動作太容易激起男性嗜虐的心態,一隻腳騰空在半空中,不知道該放不該放。奇怪奇怪真奇怪,他每次看見芭比微嗔跺腳的時候,他只覺得好可愛好可愛,甚麼「嗜虐」,他聽不懂啦。

說到這就滿腹怨氣,他明明就是個不倒翁,士兵先生每天虎視眈眈地——這也是芭比告訴他的形容詞——直想著要推倒他要做什麼?士兵先生難道想當年曾經去攻打不倒翁大公國,然後敗戰而受到心理創傷嗎?可是可是,他怎麼可以把他人的過錯建築在我的身上呢,這是不公平、不公正的!

「不倒翁。」

「……嗯?」

哇嗚,士兵先生什麼時候走到自己面前的。踏步都不踏出聲音的,士兵先生退休後都把過去的軍事訓練練都給拋諸腦後了嗎?下次遇到隊長爺爺一定要打小報告。

「你腳不酸嗎?」

「我說你啊,不要老是仗著身高欺負人,就和你說不要靠我這麼近,我要仰著頭看你說話,很累的。」媽媽說過,身為一個矮小的不倒翁並不可恥。

「不倒翁。」這次士兵聲音中滲入微微的嘆息。

「甚麼啦。」拋個白眼過去。

「你已經單腳站了十五分鐘了,腳不酸嗎?」

「——欸?!」不倒翁小弟低頭一瞧,才剛瞄到自己的腳尖,支撐體重的單腳突然發軟,還來不及大叫,左晃右晃,晃不到平衡點的軟綿綿身軀已經往士兵先生倒去,只好連忙先閉上眼睛,眼不見為淨。

「……我說你啊……」

士兵的聲音從自己身下悶悶地傳來。

「嗚——對不起啦——」捂著臉,不倒翁也學著把聲音埋在裏頭說不清楚。

「雖然我不知道是誰教你的,」士兵一頓,把不倒翁的小屁屁從自己的胸膛移向腰間。「不過,我向來生葷不忌,任何姿勢皆可。既然你堅持的話,我想騎乘式我很快就可以習慣的。雖然我不太喜歡不是自己主動。」

啊?

不倒翁楞楞地看著士兵先生靈活的手指頭開始解著自己的鈕扣。

「甚、甚麼?」

「記得腰要搖喔,你是不倒翁,你應該會吧?」士兵笑咪咪地看著他,看來有點欠扁。

欸——欸欸欸欸欸——?!





「不對啦!等一下,不是這樣的啦——士兵先生…士兵先生!這下面硬硬的是什麼
東西啊!」

--
士兵先生是木製的,當然是硬硬的啊(認真)。

在BBS上一時興起寫的,只是因為對方說不倒翁推不倒XD
我真的滿無聊的(≧▽≦)ノ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