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竊的孩子
The Stolen Child
 
作者:凱斯.唐納修
譯者:朋萱、朱孟勳
出版社:遠流
出版日期:2007 年 05 月 01 日

感想:

我很喜歡限量版的封面。拿著時鐘的孩子在森林裡奔跑,這個孩子可能是A一袋、也可以代表是調換兒亨利.戴。A一袋失去了原本屬於自己未知的人生,而獲得了永遠的時間,他的時間被定格了,被緩慢播放了,接下來度過的每天都和過去預想的迥異;亨利.戴的時間則被撥動了,撥快的時間裡他必須嘗試讓自己熟悉融入人類的世界,讓自己像個正常的孩子成長,隨著成長和時光的流逝,他開始過著明明不屬於自己、但是又分明屬於自己的人生。

原本是個普通的人類,後來遭調換成為了大哥布林,又再度調換成為亨利.戴。對亨利而言,即使記憶會喪失流逝,但亨利.戴這個身份等於是他的第三個人生,兩次的調換就如同是輪迴。幾乎只剩殘骸的記憶中的古斯塔,身為大哥布林時期的他,以及他最後的終點——亨利.戴。這三個人生看來毫不相干,但是卻又確實地互相影響。因為古斯塔,所以亨利接觸了音樂;因為大哥布林,所以他才能再一度擁有人類的人生,嘗受人生百態;前兩次的人生都是造就成亨利.戴三度人生的完整,彼此影響,即使各自度過的時間大不相同。

亨利.戴從仍有調換兒的意識到後面完整將亨利的人生養就成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生命,因為古斯塔、因為大哥布林。可以肯定的是,若是原本的亨利(A一袋),他所踏上的道路終究會和調換兒「亨利」有所差別,認知不同,所遭遇過的也不同,當調換兒亨利決定要接觸音樂,選擇讓音樂成為自己往後人生不可或缺的因素時,這份「自我決定」,出自於本身的抉擇,就徹底讓「亨利.戴」變成了另一個人的生命,而不再屬於原來的亨利.戴。這對A一袋來說也是相同的,自己的人生遭到竊取,他所獲得的是死而復生(洗禮的過程)、二度誕生的生命,這份生命即使和一般人類的不同,時間流逝不同、生命長短不同、生活方式不同,然而卻也是不可否認的第二種生命蛻變。

宣傳廣告問著:「如果有人偷走你的人生,你要怎麼辦?」

其實A一袋最後給的答案很簡單。

認同自己的人生,踏過自己的歷程。亨利.戴原來是他、不見了,但是A一袋這個名字才是他真正活過的自己,這一份活過的時間和經歷,切切實實地和其他的大哥布林一起癡笑怒罵過,和小黑斑一起在閱讀中填飽飢渴知識的自己——這些故事們在A一袋的生命中真正地發生過了,若是給如今的A一袋重新選擇哪一條道路,他必定感到掙扎而不知所措。去擁有一個未知的人生、又或者肯定大哥布林與他一起喜練過的生命。而甚至我們已經知道答案了。

因為A一袋沒有選擇毀掉那個偷走他一生的妖精,而是放手原諒。他認同了身為大哥布林的自己,認同了這數十年來的自己生命歷程,認同了同伴和他曾經感受過、痛苦過的一切。無論未來他是不是會再度找到個調換兒,度過他的第三個人生,這份「原諒」已經足以肯定「A一袋」身份的存在。

亨利.戴是另外一個對比。他一邊試圖讓自己活得更像亨利.戴一點,一邊嘗試拼湊自己過去生命的版圖;一邊創造自己的人生,一邊又在回溯過去曾經屬於自己的人生。亨利活得驚懼害怕,恐懼總有一天自己的生命也會被取代毀滅,可是他有時候又如同妖精一般,想得知自己當初還是人類的事實。而當他知道古斯塔的真實後,壓力卻急速地沈重如斯幾乎壓垮了自己,最後使自己獲得解放和原諒的,卻是因為他不再否認過去曾是大哥布林的生命,承認自己確實曾經偷竊過一個孩子的生命。

只是,這兩條生命在同一個點上擦身而過後,無論幾經偶遇,終究交錯成兩個迥然不同、分別璀璨的生命。屬於A一袋的,屬於亨利.戴的。

書中利用兩個觀點交錯書寫,這樣的手法有點類似「姊姊的守護者」,企圖讓讀者能夠藉由不同的視點,感受到兩位主人翁的主觀感情。A一袋一直嘗試不去忘懷自己過去是人類,懷念那個文明而舒適的生活,在荒野中渴望文明;亨利.戴在文明中活得掙扎,時時恐懼自己必須再度回到那個蠻荒的世界,可是在這個文明的世界裡不一定活得痛快,可能必須勉強自己違反本性,勉強自己學會欺瞞。兩個人——一個是在第三次的生命、一個是在第二次的生命,學習到了寬容和認同,同時懂得珍惜現在當下的時光。

黛斯和小黑斑各是影響亨利及A一袋極深的兩個人物。因為這兩個美妙的女性,使得亨利、A一袋對自己的人生有了不可被取代的認知,也許作者是想藉此告訴讀者(即使雲淡風輕、寫得毫不刻意),「愛」仍然是驅使人們面對自身的重要元素吧。唯有學會「愛」和「眷戀」,這個生命才會顯得獨一無二,就像小王子的玫瑰花一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hole 的頭像
ohole

Ala β(休止)

oh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